作者:陳苑伊/ICYE 2012-13赴丹麥長期志工

       丹麥ICYE每年會舉辦4次營會,所有來到丹麥的交換志工、從丹麥正要出去的志工、已經從國外回來的丹麥志工都會參加。

       營會通常是租個學校場地,前往營會的我們,基本上都是這樣大包小包的~除了兩天的盥洗用具換洗衣物以外,睡袋跟地墊也是必需品,因為我們兩天都要睡在冰冷的教室地板上啊。如果幸運跟轟家借到充氣床墊,甚至還帶著枕頭棉被的話,看在我這種睡薄地墊+外套枕頭的人眼裡,可就是羨慕到一個不行的享受了XD

       除了跟已認識的舊朋友敘舊、跟剛認識的新朋友聊天交流以外,我特別喜歡營會中所帶的討論,通常是透過分組討論、遊戲等方式,由工作人員帶領著不同時期抵達丹麥的志工討論個階段會面臨的問題。以下,就跟大家分享一下我印象最深刻的幾件事:

 

期望與恐懼

       這是我抵達丹麥,第一次參加營會的第一個活動:寫下對未來一年交換志工生活的期望與恐懼。粉紅色的「期望」就像熱氣球裡的熱氣,能帶著你飛高望遠,也可能把你帶到太高的地方無法安穩落地。而黃色的「恐懼」就像熱氣球上的載重,雖然可以穩定熱氣球,也可能抵銷掉你向上飛翔的力量。

       大家的期望有些相同又有些不同,恐懼倒是有點類似:期望能在這一年裡得到不同的文化經驗、交到許多朋友、瞭解丹麥、學會日常丹麥語、帶給工作單位的人們一些正向價值。害怕虛度一年沒有收穫、交不到朋友、無法融入環境、太想家、食物吃不慣…看來在旅程的一開始,總是期望大於恐懼吧~(不然可能就不會踏出國門在這裡相見了XD)

       而在後續的營會中,我們每每被提醒要重新回頭檢視自己剛抵達丹麥時的期望與恐懼,哪些成真了?哪些還沒有?哪些是自己的多慮?哪些是沒有預料到的問題?而遇到的許多問題該怎麼解決,就需要接下來分享的這部份來努力了:

 

 衝突是需要討論、理解並處理的 

       「每個人表現出來的行為,都只是內心想法的其中一些部分,透過語言/肢體動作等方式顯露出來這樣而已。而這些行為的差異來自不同人們心中對於道德感、同理心、英雄主義、意圖等程度方向各異的想法差異。因此,不同人之間多少有些衝突是完全可以理解的。」說著說著,工作人員在白板上畫了個階梯,每階表示了不同等級的衝突進程:

第一階:你對這件事感到不滿

第二階:你連帶著對做這件事的人感到不滿

第三階:你只要看到這個人要跟他互動就不爽

第四階:你看到這個人就超不爽

第五階:你光想到這個人就非常不爽

第六階:你根本連想都不想想到這個人了

       在衝突程度的進程中,有可能一次的事件造成雙方關係往上踏了一階,也有可能一次就踏了兩階,甚至有可能直接坐電梯就到不爽爆表了的頂端。此時,能夠認知到自己在這階梯裡的那一階是很重要的事情,因為知道自己在哪個位置,就能試著拆解分析雙方關係之所以走到這地步,到底是由哪些事情累積起來的?而癥結點又在哪?進而試著逐步著手化解衝突,讓衝突事件往階梯下方走,直到衝突解決。

       討論完這概念之後,我們提出在丹麥生活以來,曾經遇過怎麼樣的摩擦,這些摩擦/爭執是發展到了哪個階段?有沒有辦法試著解決或者往階梯下方去呢?

 

演出你的文化衝突場景吧!

       光用討論的可能一切都還在想像,而且也比較難表達出衝突狀況中的肢體語言,於是我們這些來丹志工就被打散,跟剛從世界各地回到丹麥的丹麥志工同組,一起分享、演出我們在丹麥發生過的各種令人不解的事情。在場的丹麥志工們會在分享後,跟我們解釋以丹麥人的角度來看這些情境,又會是什麼不一樣的觀點~

       首先,凱瑟琳與組員們一起演出公車上的情境。在烏干達,人們在公車上喜歡熱情地跟鄰座攀談,但是在丹麥的公車上,她發現有件事情不太對勁:怎麼自己旁邊的座位總是沒人要坐!有些人上了公車,即使她身旁還有空位,卻寧可站在她旁邊也不願意坐下。

       剛開始時,她覺得是不是因為自己是個黑人,所以遭到歧視,沒人願意坐他旁邊,也沒人願意回應她的攀談。但後來她才發現,原來丹麥人坐公車時,就是這樣安安靜靜地做著自己的事情,不願意隨意闖入別人的世界,也不太願意自己的世界突然被闖入。同組的丹麥志工們表示:「歐~我真的寧可站著也不太想坐到陌生人旁邊~(抖)」

       這有點像是日本人說的「閱讀空氣」吧!就是個察覺周遭環境的氛圍,而試著融入這個氛圍的能力。尤其是在不同文化,如果沒有意識到造成當下情境的是文化上的差異,很直覺地用自己的文化方式去詮釋,可能誤解就會開始產生了~

       接下來,我分享了與工作單位學校總監(其實就是校長啦)的談話經驗。總監的身高非常高,應該是有超過190,不知道是否跟這個因素有關,他跟人談話時跟對方的舒適距離似乎是100公分起跳,大概到130公分也不奇怪吧!但是我的對話舒適距離卻大概只有60公分,所以某次跟他聊天聊得正起勁,我不自覺地一直往他靠近,試圖把我們之間的距離調整我的舒適距離。我往前一步,他就往後一步,我再往前走,他就更往後退,就像在跳探戈那樣,結果不知不覺間…..我把他逼到牆角了XDXDXD

       到這時我才發現我不自覺地一直在挑戰他與人對話的舒適距離,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啊哈哈哈!希望總監在這過程中沒有被驚嚇到造成陰影啊!同組丹麥志工們表示:「嗯…一公尺是真的有點點遠啦….」

       分享過後,我們彼此討論在這些情況下,可能可以試著怎麼處理,不要讓衝突的階梯一直往不好的方向發展。有些事件在下一次營會的交流中得知的確獲得了解決,但與接待家庭或是工作單位長久的相處下來,還是會不斷有新的摩擦與衝突,但我們至少學到了該怎麼面對並試著處理。

       直接面對衝突、面對新的挑戰,學著評估自己的現況,並試著去瞭解該怎麼得到更好的結果,雖然聽起來簡單,做起來卻不容易。跟丹麥人相較之下,我們在人際關係中大多強調「以和為貴」,如果有什麼衝突發生,我們也許傾向裝作沒事、刻意遠離衝突、道歉後就當作這件事情過了等方式,以求快速回到和諧關係的狀態,卻忽略了如果沒有抽絲剝繭找到衝突的根源,下次、下下次遇到類似的情況還是會發生一樣的狀況,到時,只怕發生衝突的雙方或多方,都又往衝突的階梯往上踏了好幾步了呢!我想,這就是我從丹麥帶回來最好的禮物之一了吧!

 

本文出處丹麥日子 Liv i Danmark部落格文章改編。

Iida

來自芬蘭的Iida結束她研究所的課業之後,2016年8月來到台灣,因為本身對於亞洲文化充滿興趣,並且也在芬蘭時就學習一些中文,因此來到台灣後有更多的機會可以練習她的中文,不過,Iida僅待在台灣半年的時間,台灣的文化與北歐的風情是否為她帶來不一樣的衝擊呢?!我們花了一點時間對Iida做了專訪。

 

據說你喜歡在假日時在台灣各地旅行,請問有沒有讓你印象最深,或是最喜歡的地方呢?

我最喜歡的地方是花蓮還有太魯閣,那裏的景色非常的漂亮,而且太魯閣感覺很壯闊,如果是我自己的朋友或是家人要來台灣旅行的話,我很推薦花蓮太魯閣。

 

台灣與芬蘭什麼景象讓你覺得不可思議?

我第一次看到有人走路時推推車,一開始我以為是嬰兒車,但仔細一看卻發現居然是載狗,這件事情在我看來實在是非常不可思議,在芬蘭的狗都是可以在路上奔跑的,我覺得台灣的狗狗很可憐,為什麼不讓他們在路上行走呢?!

(小編:我也是用推車推狗的,怎麼辦要承認嗎?! XD)

dog  照片出處:SANDY.WIND

dog 02

照片出處:https://finland.nordicvisitor.com/

我們知道你在芬蘭就已經知道台灣這個地方,並且有做了一點功課,請問在你來台灣之後,有沒有覺得跟你還沒來之前對於台灣的幻想有甚麼樣的落差,或是就是符合你所想像的那樣呢?

其實應該是差不多,從書上或是網路上的了解,台灣人真的是很熱情,不過實在是有一點太愛拍照了,感覺上每一件事情或是物品都要拍照一下。

 

那對於這樣的行為你覺得很困擾嗎?

一開始會,但其實現在我感覺也是融入了台灣,也會開始一直拍照。不過我不太喜歡台灣人跟我或是其他外國交青拍照完之後,也不經我們的同意就把照片上傳到網路,其實對於這一點感到有些不受尊重。

(小編:阿~~對不起……我代替台灣人跟你們道歉)

 

你只有來台灣半年的時間,並且也快離開我們前往下一個國家旅行,請問到目前為止台灣是否有讓你學習到什麼不一樣的技巧或是經驗呢?

就我的感覺芬蘭人是一個非常自我,也可以說是自私的民族,舉例來說,我們到學校去是沒有人會打掃環境的,我們會覺得地板的髒亂跟我們沒有關係,因為我在台灣的工作是在學校裡面,當我看到學生每天都會打掃教室,這一點讓我感到很驚訝,並且也讓我開始思考為何芬蘭人在像這樣的小事上會如此的斤斤計較呢?!

 

請問台灣的文化還有甚麼讓你印象深刻的?

等公車的時候,我們在芬蘭等公車時每個人都會空出一個間距,不會與前後等待的人靠近,但台灣不一樣,大家都站的很近,讓我感覺人與人之間是沒有距離的。

finland

圖片出處:

https://www.reddit.com/r/funny/comments/2s5vax/people_waiting_for_a_bus_in_finland/

(小編:台灣就這麼點大,空出間距的話,隊伍的最後那個人可能都排到下一個城市去了)

 

既然如此,那這半年的時間有改變你,讓你也會跟著台灣人一樣的不空出間距來排隊等公車嗎?

不,沒有耶。我依舊是站的遠遠的,但我還是覺得台灣人這樣很棒。

 

請問截至目前為止你還喜歡台灣嗎?

是的,台灣人很熱情也都很幫助我,雖然偶爾還是會有一些不習慣的,也會有許多小抱怨,但其實我還是覺得台灣很棒,我很喜歡台灣喔。

向上滑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