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曾郁芯  2014-15赴芬蘭長期志工

沒錯,3年了!就是今天,我從台灣出發前往芬蘭當志工!

當秘書處向我邀稿時,就一直在想到底要寫什麼才好?有太多可以寫了,反而不知從何寫起!

還記得回來之前芬蘭朋友說,我回來後一定有很多親戚朋友會想聽我說芬蘭的故事,事實上完全不是這樣!

當然不可否認的是真的有朋友耐心的聽我分享,不過大多數的人一點興趣都沒有,連我去了哪個國家都不太清楚,更不用說什麼好奇心了,問的問題更是讓我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既然大部分的人都沒興趣,我只好在遇到類似的場合稍微提一下,不過我發現若提的太頻繁,又會被說我到底有沒有活在台灣或是花太多時間在芬蘭。事實上這個狀態真的很難跟別人說明,我一開始也不知道為什麼大家的反應會是這樣。

對我而言,那比較像是我的芬蘭記憶被類似的情景重新喚醒,自動的浮上心頭。我想,對於沒有此經驗的人可能真的很難了解,不過有共同回憶的人馬上就懂的我在說什麼。

在此分享三個芬蘭與台灣的對比,其實很多都只是心境上的反應!

 

冷漠與熱情  

來到芬蘭前聽說芬蘭人很冷漠,但真的是這樣嗎?至少我沒有什麼感覺到,我反而覺得我遇到得芬蘭人就跟熱情的台灣人沒什麼兩樣!捫心自問,台灣人真的總是熱情嗎?那也未必,我在台灣也感受到不少冷漠,大家或多或少都有冷漠對待別人或是被別人冷漠對待的經驗吧?但有時候又會遇到熱情過頭,令人招架不住的情形。真誠的熱情很好,因為害羞而暫時的冷漠我能理解,因為我也是個害羞的人。只是我覺得,當你/妳的心被照顧的很好的時候,你/妳就會覺得那兒的人一點都不冷漠!

 

黑夜與白天

記得小時候曾經看過旅遊生活頻道的一個節目,裡頭介紹的國家居然下午4點就天黑了那時候我覺得很酷,也沒有想到多年後我真的來到了下午4點真的天黑了的國家-芬蘭。漫長的黑夜是在芬蘭一定得經歷的過程,又黑又長又冷的冬季是四季的核心。我很怕冷,又長又黑的冬季可以想像,但是零下的氣溫該怎麼模擬?只好穿很多吧?我猜。我習慣有太陽的日子,很長的白天。沒有太陽升起的冬天在芬蘭是常態,我還記得冬天第一次看到太陽升起的時候超開心,結果老奶奶們卻跟我說那已經是日落了!什麼!才下午1點多!到芬蘭前曾做過黑暗特訓,讓自己的眼睛習慣黑暗,不過其實台灣的晚上還是很亮,到處都是房子還有路燈,我也不知道每天一小時不開燈的陽春訓練到了芬蘭會不會有幫助?不過我似乎沒有受到漫長黑夜的影響,因為某一天我發現”天啊”居然在市中心的我家外面竟然可以看到滿天星空,真是太棒了!!!在此之前我只有一次在飛牛牧場因為失眠而看到滿天星空的經驗,哇!那真是漂亮的不得了!因為晚上夠黑,才能看到滿天星空;因為黑夜夠長,才能整個晚上都能看到星星。這是我對於芬蘭黑夜的詮釋,所以我對黑夜沒什麼適應上的問題,唯一就是會很早就想睡啦!至於零下的氣溫其實也沒有想像中的冷,當然還是冷沒有錯,不過多穿一點就好了!真的很多人怕黑,連芬蘭人也不例外。不過只要想想我只是經歷幾個月,住在那兒的人是一輩子都要面對漫長的黑夜,就會覺得哇!芬蘭人真不簡單!

 

年輕與年老

芬蘭的老人讓我印象深刻的是活力,對新事物的好奇心和接受度很高,我一點都不覺得他/她們老!因為他/她們的心還是很年輕,很單純。從小訓練的獨立人格特質也充分表現在老人生活上,獨居老人比比皆是。如果這樣的情形發生在台灣,子女多多少少都會受到議論,但是住在一起真的適合老人嗎?那也不一定。

我覺得芬蘭人在關係上有種美,那是一種即使沒有住在一起但心仍繫著彼此,距離並沒有帶來疏離,而產生一種距離的美,讓彼此有空間。反觀我們的傳統文化,大家都住在同一屋檐下,雖然住在一起,有時候反而覺得心靈很遙遠,彼此有疏離感不是嗎?

我永遠忘不了,當我聽到我的芬蘭朋友對她82歲的老伴說:你很強壯的場景,那時心中滿是震撼!還有接待家庭的妹妹說她的奶奶是“超級奶奶”,90幾歲一個人住在鄉間!反觀周遭長輩還沒65歲就覺得自己老了。什麼是年輕?什麼是年老?是外觀嗎?還是內心呢?我覺得當一個人停止學習的時候,心態上其實就跟老人沒什麼兩樣。當一個人的心永遠都是開放的狀態,接納不同的新事物,活到老,學到老,即使年紀再大,心還是一樣年輕。

如果我們讓老人變得像年輕人一樣有活力,有體力,可以獨立生活,那老年生活是不是會變得比較有意義和多彩多姿呢?不必牽就子女,有自己的生活規劃,而不是一群衰老需要別人照顧,只能看電視數日子的長者呢?

我們每個人都會變老,真希望可以像芬蘭人精神富足,優雅的老去!

 

就像很多志工一樣,芬蘭就像我在地球另一端的家!

我對它的好奇以及探索will never end!

慢慢飛 

作者/赴芬蘭志工: Y.W. HUANG

芬蘭照1

上圖: 躍赫爾辛基大教堂 

       聽見窗戶外有細微的腳步聲,打開百葉窗,一隻野兔在街道上跳躍。有著紅色脖子像雞的大鳥,在你身旁喀喀叫不停,就算你向牠甩棉被、按喇叭,牠還是不理你,繼續忙著牠手邊的大事,散步或者泡妞……有時你只要打開窗戶抬頭望,就有滿天星,更有時你會看見天空畫上一道綠色光芒,甚至瞧見它跳動的姿態,那傳說中幸福的極光就在你家門口。

芬蘭照2

上圖:就是芬蘭,深深地被自然擁抱,走沒幾步就可以轉進路旁的森林,採著莓果和菇類,還有一片片讓你奔跑無邊際的田野。當經歷過漫漫長冬,你就能體會春天陽光曬在臉上的舒服,甚至不記得曾經踩在幾公分高的雪地、以及零下三十幾度的寒冷,只想走在太陽底下,好好享受這份溫暖。

      一年,從飛機降落在芬蘭機場開始數起,對我而言,那時時間就像沒有盡頭一樣靜靜移動,直到現在開始倒數三個月,我才發現它快到無法想像,不知不覺竟要揮手說再見,我會一輩子收藏屬於我唯一的芬蘭記憶,然後抱著它回到我可愛的家鄉!

芬蘭照3

上圖:在芬蘭,幸運的我被分配到幼稚園工作,這間幼稚園其實是托育中心,由政府所設立,特別為需要值夜班的家長們所成立,二十四小時不打烊,對芬蘭人來說也是個很特別的托育中心,因為很少有托育中心提供過夜的服務,這實為一大福利。

      剛滿三歲不久的依嘟IITU,是我在幼稚園認識的第一個孩子,會自己穿衣服,起初我想幫她,被她狠狠瞪了一眼,把衣服搶過來嚷著要自己穿,我也只好一屁股坐下,看著她緩慢地將衣服套上,並反覆翻翻脫脫,儘管多花了幾倍時間,最後還是得到一樣的結果。因為在台灣從沒接觸過三歲以下的幼稚園孩子,總覺得他們年紀小,我只要伸出手來,很快地就能解決很多事,但其實並不然,在這當下我才深深了解,越是年紀小越是需要時間練習,看似簡單不過的生活技能,對他們而言樣樣都是新鮮的大事,而我不應該剝奪他們學習的機會,要讓自己放慢步調去等待,不要急著伸出自以為很厲害的雙手,給他們獨立完成的空間才是重要。我想我的觀察力在幼稚園裡有小小的進步,因為語言不通,我可以看著孩子的表情,知道他們需要協助什麼,不能說百分之百準確,但至少某些臉部變化代表怎樣的需求,可以略知一二。

       當我們一起坐在沙發,看著手上的圖畫書,那是一本學習芬蘭文的工具書,我很常拿起來翻閱單字,而孩子喜歡是因為它有各式各樣的圖案,可以玩遊戲指著它,然後問另一個孩子,這是什麼?有一種狀況的發生,讓我覺得很享受,就是當兩個孩子看著圖片還是說不出所以然時,他們的眼神會自然地望向我,因為我可以讀,我會拼音,但孩子看不懂單字,假設念出來的音調有些奇怪,他們會重覆念著,用正確的發音告訴我該怎麼說。

       其實和孩子相處,最開心的是他們不嫌麻煩,可以為你重覆好幾次問句,為了讓你注意、讓你說一句好棒,他們會一直喊著你的名字,執著不會放棄,直到你看見他為止。孩子可以那樣等待你的回應,而我們是不是也能夠有耐心看他長大呢?

       在台灣我們都嚮往慢生活,喜歡凡事靜心、放慢腳步過日子,享受著不慌不忙的安穩,但當自身角色轉變為父母親時,卻總是遺忘了等待、無法體會在慢速中發現孩子長大的樂趣,所以你會常常看著孩子跟時間在賽跑,跑得氣喘吁吁,還不能停下來。  

       我忘不了第一次看見孩子拿起剪刀時的驚訝,三歲不到的孩子,手指頭仍無法靈活控制刀柄開合,我小心翼翼地看著他,深怕他把手指當成紙張剪下,但一旁的老師竟是老神在在,一派輕鬆地告訴孩子每個步驟,孩子似懂非懂地慢慢練習手指張合,儘管剪出的圖形永遠不在線上,老師都會說很好很好。讓孩子嘗試自己想做的事,不害怕受傷,是需要練習的功課,我們都知道,放手他會學得更好,只不過界線在哪?我們敢勇於挑戰嗎?

       這裡的孩子睡覺不怕風吹雪打,父母親會毫不猶疑,推著嬰兒車到戶外哄著孩子睡覺,致使他們從小養成與自然為伍的天性。下課回家便是和同學一起玩耍,不是線上遊戲,而是單純地享受陽光、運動、和大笑。『玩』是所有幼兒教育的根本,芬蘭人認為唯有讓孩子在玩中成長才是最重要的,學習所有與人互動的規則以及如何用盡力氣去玩耍。每間幼稚園都有一大片遊樂園,讓孩子去奔跑、騎腳踏車、挖土、塗鴉等,甚至還有鄰近的森林等著孩子去冒險探索,只要溫度不低於-15度C,在天候允許的狀態下,孩子皆會換上戶外服裝,頂著紅紅的臉頰到外頭曬太陽、笑著、跑著玩遊戲或者吃著地上的積雪。

       在芬蘭,父母親花很多時間在陪伴孩子長大,餐桌上孩子總有說不完的話題急於分享,孩子們天馬行空有許多創意的遊戲,父母親也會配合演出,不讓他們唱獨角戲。父母親下班後,第一件事就是趕著去接孩子下課或回家偷閒,他們似乎沒有其他的交際應酬,甚至連假日也和孩子約會。從小重視親子關係的建立,但矛盾的是,長大後孩子仍可以自由的飛,不對原生家庭產生依賴,反而因強而有力的親情後盾,讓他們有著獨立的肩膀,邁出家門去探險。

       接待家庭的爸爸,年過四十,去年年底離職,年初成立自己的公司,當起老闆,這是他一直以來的夢想,就算從前領高薪是主管階級,他仍想轉換跑道,為自己的夢想而活。至於在幼稚園工作的接待媽媽,現在也積極計畫未來,她想繼續念書,當一位幼稚園老師。或許是從小到大的訓練,讓他們有多元領域的碰觸,凡事都有一定的敏感度,他們喜歡改變,因為知道嘗試新鮮事不分年齡,永遠不嫌晚,他們喜歡公私分明,不常加班準時下班,為自己安排休閒生活、享受假期。

       我看見芬蘭幼稚園的慢教育,以時間換取孩子成長的空間,而適度等待可以發現更多可能性。台灣和芬蘭雖在同一片天空下,卻有著截然不同的文化背景和根深蒂固的傳統觀念,然而在大環境短時間內無法改變的情況下,我們無從比較孰優孰劣,只能冀望父母親能給孩子一個喘息的空間,牽著他的手或蹲下來學習等待,讓他慢慢飛,有時間停下來看看這世界的美好,我想這將會是我為台灣孩子最大的祈求。

芬蘭照4

芬蘭照5 

 

向上滑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