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2-1
[前往Weta Workshop的路上, Wellington]

Tin-Ling LIU

ICYE長期志工

今年可以說是我生平轉折最大的一年,從原先有一段時間處在消沉、什麼事都不在乎的狀態中,到得知參加ICYE的交流活動,始得有機會離開從小到大生活的環境,經過超過11個小時的旅程,前往那個我一直想要去、另一個截然不同的遙遠世界──紐西蘭。做這選擇的原因除了增進英文能力,另一方面是因為《哈比人》和《魔戒》是我最喜歡的作品之一,無論如何都想要來看此經典電影系列的故鄉,電影宣傳效力的成功可見一斑。 一走出機場就立刻看到與台灣顯著的不同──全視野清新高畫質!這是在台灣時未曾見過也無法體會的,即使在接駁路上呈現精神半死狀態,我對於未來的日子仍然心底滿懷盼望。

PBAY
紐西蘭的美學

除了我工作的單位,我也曾經去過威靈頓幾次和其他地方,一探究竟都市街景、研究超市裡各種物品包裝以及美術文物等展覽。 若要說我對紐西蘭外觀整體印象的話,就是天然、乾淨和簡潔,紐西蘭人們很容易開懷大笑,沒有什麼太大的事情需要煩惱。在廣告、包裝和建築的設計上也反映了這種國情:沒有華麗的裝飾,字體和大小設計都相當單純,我非常喜愛這樣的審美觀。而風景則是僅僅呈現它本身的面貌,卻細緻繁複得多,天空的色彩堆疊和每一片樹林光線折射,任何地方都可以成為一幅幅風景油畫。

O-week-1[同梯的志工們,在Tauranga 渡過O-week]

營區工作

第一週時,由於身處於被歐洲列國包圍的態勢,語言程度差異的情況還是讓我倍感壓力。(這就是我出國前最擔心的事情) 儘管如此,我必須感謝神賜給我所求的,在完全沒有亞洲人、中華文化的人群裡反而更令我自在,同時也可以很放心的告訴自己沒有退路了! 我的服務單位在一個基督教營區裡面,從清潔旅舍、廚房工作到各種活動的帶領操作都有,在小孩或青少年團體來時尤其繁忙,不只要做好份內工作,還要不時接觸、面對客人,一開始會略感驚惶,後來找到固定得體的回應方式就逐漸適應了。 除此之外,偶爾還會有些「特殊任務」:像是一年一度的大掃除、野外撿樹枝坐貨車等等。

N11-1關於志工──三項前所未有的體會

可能因為在國外對一切事物不熟悉的緣故,會更需要依靠朋友,在這裡相遇的同伴會在短時間內擁有更緊密的關係,無論是在營會或工作單位,當我抱著戰戰競競的心情去嘗試交流時,他們都很友善的聆聽與接納我,這對於我在日後克服溝通心理障礙上有很大的鼓勵。我所在的單位El Rancho的員工彼此像是一家人,待我們志工們也是如此,我們的上司Joolz會詢問我們對工作的心得,視情況依照我們的感受和個人偏好調整工作,還不時帶整團出去活動,對我們的體貼照顧程度遠超過原本我所期待的。 在紐西蘭至今的事工,和來自不同國家的人與紐西蘭百姓共事,讓我有一些經驗是只在台灣時得不到的: (1).年長者學習服從年幼者 西方某些國家(例如德國)和我們的學習觀念不一樣,他們通常在高中畢業到大學之間會有個gap year,而台灣大多數人要到大學畢業後才有這個機會,因此與我同單位的志工中,我算是數一數二的「老」人,其他人大多數都只有17~19歲。然而他們擁有比我好的英文程度,在各種時刻都比較快進入狀況,我得常讓他們指導、帶領我,糾正自己做錯的地方、解答我的疑問,想法交流上他們思想的高度也毫不遜色,在他們之中自己看起來倒才像是個年齡幼稚的小孩。雖然明白在這樣的環境下沒辦法像以往輩份的關係是很正常的,但心中還是不免會感到有點哀戚。 平常要表現出謙卑對我們似乎並不困難,但是對於實踐謙卑的真義,我認為這裡才是真正的考驗。 (2)距離感 在語言的隔閡下,溝通往往很難持續,更遑論談一些比較深入的內容。(雖然如此,我還是嘗試與人討論了一些彼此家鄉的文化和政治經濟話題) 而通常對於他們感興趣的話題,沒有那樣的文化背景往往也無從參與討論,很多時候覺得自己在群體之間會有某種距離,不過在台灣以前很長一段日子裡自己也未曾被群體接納過,所以這份衝擊對我來說相對小一點。 (3)可以忠於自己的偏好 在台灣的社會文化裡表達意見時,往往必須顧及別人的喜好、感受,但在紐西蘭身為一個外國人的身份,加上有限的表達方式沒有辦法用太「委婉」的說法清楚傳達意思,所以反而可以直截了當表達自己的喜好,喜歡這個、不喜歡那個,他們也鼓勵你明確的表達自己避免誤會或產生嫌隙,這樣的文化使我感到自由。

CIMG1652-1
[上司Joolz帶志工們和青年員工去Team trip]

在實際參與之前,很多人可能會認為國際志工是某種發揮愛心、貢獻世界之類的偉大性質事工,但以我的觀點,它只是其中一種認識世界的方式,在他國服務互動、學習面對一切新事物和觀念的過程裡,到最後究竟哪一方獲得的比較多還很難說。 最重要的是,這些與El Rancho員工們同工的日子裡,他們脫離我們以往從電影螢幕裡對外國人的想像,走進我們真正的生活裡面、就和那許多的平凡人一樣,我看見他們對於生命無比的熱情,以及上帝的愛。

Yvonne-1

文章註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