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2017-18前往丹麥志工

〈前情提要〉

在來丹麥幼稚園服務前,曾經有過四年在繪畫教室當助教的經驗,但也因此,雖然對於語言不通會出現的困難有過擔心,另一方面卻又深信對於小朋友,只要願意敞開心胸,時間久了,自然就可以更加親近。

就這樣,即便帶著不安卻也充滿期待的出發了。

〈丹麥式提問〉

我在丹麥幼稚園服務的小朋友年齡層大約2到3歲,主要服務內容為「陪伴或照看小朋友」。

一個班級小朋友大約有15位左右,老師則是4位,丹麥幼稚園跟台灣幼稚園完全不一樣的是,小朋友相當自由!不需要集體活動或是待在同一間教室,畫畫勞作、跳舞唱歌、戶外活動或是積木遊戲,完全依照小朋友自己的意願進行,所以陪伴在沒有老師在旁並且協助或觀看在小朋友們身邊,便是每天的工作內容。

即便語言不通也不想只是在旁邊看小朋友玩的我,嘗試並且努力地打進小朋友們的圈子,我們一起跑跳碰或是打鬧玩耍,很快地就跟幾位親和力及適應力強的小朋友們打成一片,但是不久後就迎來了在幼稚園服務期間最難熬的時期……

〈生活就是一種練習〉

對於小朋友,我是新鮮又陌生的存在!對大部分的小朋友而言,即便對我有著相當多的好奇卻也始終保持距離。

 

〈語言不通所造成的挫敗〉

有時,當你主動或被要求協助小朋友時,卻被甩手大聲拒絕的當下,雖然會有許多錯愕及傷心感,但也比不上當小朋友熱情的想找我聊天或是請求協助時,卻因為語言不通只能傻愣地看著他們的那瞬間,真的會覺得自己像是座放聲吶喊也不會給予回音的山谷,無力感瞬間湧現。

除了語言不通造成種種不便外,也有段時間因為立場表達不明確而帶來各種挑戰。

 

〈小朋友覺得好玩,但我卻完全不能接受〉

因為一開始與小朋友玩耍時,難免會有出現過分打鬧的情況,那時的我只是笑笑而過並沒有做出明確的肢體動作或是臉部表情來阻止,於是隨著日子久了,小朋友們似乎認為對我做出任何「不當的行為」是可以的,例如:玩遊戲時過分的拉扯、作勢拿石頭丟向妳

甚至也發生過無故就用玩偶朝我臉上甩上一巴掌的情況發生。

對他們來說那只是種遊戲、是好玩的;對我來說是卻是又生氣又沮喪。

對於連說出:「這樣是不對的」、「你不應該這樣對我;而我也不該受到這樣對待」的我,感到生氣又沮喪。

隨後,經過與幼稚園的聯繫人深談後,了解並更加清楚幼稚園小朋友的個別狀況,從中調整自身心態與心情還有對待小朋友的態度,在幼稚園服務期間便像雨過天晴那般,進入佳境。

〈丹麥式教育〉

丹麥小朋友自主性很高、活動力強、好奇心旺盛,而且即使只有兩到三歲,也知道該做與不該做的界線,

除了透過大人明確的肢體語言及表情語、言傳達外,可能還需要經過無數次反覆與練習,

但大部分的情況下他們既是守則又保有高彈性的自由與空間,這是我在服務期間深深感受到丹麥式教育的特別之處。

 

(閱讀全文…)

再訪丹麥

離開丹麥5年後

我再一次的踏上這片夢幻的國度

說不出的激動淹沒我的內心

一切就像是5年前一樣 什麼都沒變,但是什麼也都變了。

常常有人問我經過一年ICYE海外志工有什麼改變

我可以很清楚的說短短的一年其實不會有太誇張的改變

但是的確那一年顛覆了我的小宇宙

當時的我看起來膽大卻超膽小

方向感就是我的安全感

我記得當時ICYE語言營他們問大家最害怕的是什麼

我說:「迷路」

當時他們笑了

他們回答我說:「當你看到牌子寫著歡迎來到德國你就知道往回走就對了」

今年我再訪丹麥及歐洲

現在的我依然膽小但是我不再害怕迷路

享受一個人迷路的沿途風景

柳暗花明又一村,每個拐彎都有新的風景。

這次我走了許多的國家

空白的行程表裡

是我給自己的挑戰與突破

一個下午坐在多瑙河畔,看藍色多瑙河倒影,

一個早晨漫步在柏林的春雪中

又一個晴天漫步在布拉格的山城中

5年了我心裡的一池水又再次被攪動

生活失去動力嗎?

或者你有許多不敢突破的事物

當你破壞原則

踏出你的圈

你已經在突破自我了。

作者:陳苑伊/ICYE 2012-13赴丹麥長期志工

       丹麥ICYE每年會舉辦4次營會,所有來到丹麥的交換志工、從丹麥正要出去的志工、已經從國外回來的丹麥志工都會參加。

       營會通常是租個學校場地,前往營會的我們,基本上都是這樣大包小包的~除了兩天的盥洗用具換洗衣物以外,睡袋跟地墊也是必需品,因為我們兩天都要睡在冰冷的教室地板上啊。如果幸運跟轟家借到充氣床墊,甚至還帶著枕頭棉被的話,看在我這種睡薄地墊+外套枕頭的人眼裡,可就是羨慕到一個不行的享受了XD

       除了跟已認識的舊朋友敘舊、跟剛認識的新朋友聊天交流以外,我特別喜歡營會中所帶的討論,通常是透過分組討論、遊戲等方式,由工作人員帶領著不同時期抵達丹麥的志工討論個階段會面臨的問題。以下,就跟大家分享一下我印象最深刻的幾件事:

 

期望與恐懼

       這是我抵達丹麥,第一次參加營會的第一個活動:寫下對未來一年交換志工生活的期望與恐懼。粉紅色的「期望」就像熱氣球裡的熱氣,能帶著你飛高望遠,也可能把你帶到太高的地方無法安穩落地。而黃色的「恐懼」就像熱氣球上的載重,雖然可以穩定熱氣球,也可能抵銷掉你向上飛翔的力量。

       大家的期望有些相同又有些不同,恐懼倒是有點類似:期望能在這一年裡得到不同的文化經驗、交到許多朋友、瞭解丹麥、學會日常丹麥語、帶給工作單位的人們一些正向價值。害怕虛度一年沒有收穫、交不到朋友、無法融入環境、太想家、食物吃不慣…看來在旅程的一開始,總是期望大於恐懼吧~(不然可能就不會踏出國門在這裡相見了XD)

       而在後續的營會中,我們每每被提醒要重新回頭檢視自己剛抵達丹麥時的期望與恐懼,哪些成真了?哪些還沒有?哪些是自己的多慮?哪些是沒有預料到的問題?而遇到的許多問題該怎麼解決,就需要接下來分享的這部份來努力了:

 

 衝突是需要討論、理解並處理的 

       「每個人表現出來的行為,都只是內心想法的其中一些部分,透過語言/肢體動作等方式顯露出來這樣而已。而這些行為的差異來自不同人們心中對於道德感、同理心、英雄主義、意圖等程度方向各異的想法差異。因此,不同人之間多少有些衝突是完全可以理解的。」說著說著,工作人員在白板上畫了個階梯,每階表示了不同等級的衝突進程:

第一階:你對這件事感到不滿

第二階:你連帶著對做這件事的人感到不滿

第三階:你只要看到這個人要跟他互動就不爽

第四階:你看到這個人就超不爽

第五階:你光想到這個人就非常不爽

第六階:你根本連想都不想想到這個人了

       在衝突程度的進程中,有可能一次的事件造成雙方關係往上踏了一階,也有可能一次就踏了兩階,甚至有可能直接坐電梯就到不爽爆表了的頂端。此時,能夠認知到自己在這階梯裡的那一階是很重要的事情,因為知道自己在哪個位置,就能試著拆解分析雙方關係之所以走到這地步,到底是由哪些事情累積起來的?而癥結點又在哪?進而試著逐步著手化解衝突,讓衝突事件往階梯下方走,直到衝突解決。

       討論完這概念之後,我們提出在丹麥生活以來,曾經遇過怎麼樣的摩擦,這些摩擦/爭執是發展到了哪個階段?有沒有辦法試著解決或者往階梯下方去呢?

 

演出你的文化衝突場景吧!

       光用討論的可能一切都還在想像,而且也比較難表達出衝突狀況中的肢體語言,於是我們這些來丹志工就被打散,跟剛從世界各地回到丹麥的丹麥志工同組,一起分享、演出我們在丹麥發生過的各種令人不解的事情。在場的丹麥志工們會在分享後,跟我們解釋以丹麥人的角度來看這些情境,又會是什麼不一樣的觀點~

       首先,凱瑟琳與組員們一起演出公車上的情境。在烏干達,人們在公車上喜歡熱情地跟鄰座攀談,但是在丹麥的公車上,她發現有件事情不太對勁:怎麼自己旁邊的座位總是沒人要坐!有些人上了公車,即使她身旁還有空位,卻寧可站在她旁邊也不願意坐下。

       剛開始時,她覺得是不是因為自己是個黑人,所以遭到歧視,沒人願意坐他旁邊,也沒人願意回應她的攀談。但後來她才發現,原來丹麥人坐公車時,就是這樣安安靜靜地做著自己的事情,不願意隨意闖入別人的世界,也不太願意自己的世界突然被闖入。同組的丹麥志工們表示:「歐~我真的寧可站著也不太想坐到陌生人旁邊~(抖)」

       這有點像是日本人說的「閱讀空氣」吧!就是個察覺周遭環境的氛圍,而試著融入這個氛圍的能力。尤其是在不同文化,如果沒有意識到造成當下情境的是文化上的差異,很直覺地用自己的文化方式去詮釋,可能誤解就會開始產生了~

       接下來,我分享了與工作單位學校總監(其實就是校長啦)的談話經驗。總監的身高非常高,應該是有超過190,不知道是否跟這個因素有關,他跟人談話時跟對方的舒適距離似乎是100公分起跳,大概到130公分也不奇怪吧!但是我的對話舒適距離卻大概只有60公分,所以某次跟他聊天聊得正起勁,我不自覺地一直往他靠近,試圖把我們之間的距離調整我的舒適距離。我往前一步,他就往後一步,我再往前走,他就更往後退,就像在跳探戈那樣,結果不知不覺間…..我把他逼到牆角了XDXDXD

       到這時我才發現我不自覺地一直在挑戰他與人對話的舒適距離,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啊哈哈哈!希望總監在這過程中沒有被驚嚇到造成陰影啊!同組丹麥志工們表示:「嗯…一公尺是真的有點點遠啦….」

       分享過後,我們彼此討論在這些情況下,可能可以試著怎麼處理,不要讓衝突的階梯一直往不好的方向發展。有些事件在下一次營會的交流中得知的確獲得了解決,但與接待家庭或是工作單位長久的相處下來,還是會不斷有新的摩擦與衝突,但我們至少學到了該怎麼面對並試著處理。

       直接面對衝突、面對新的挑戰,學著評估自己的現況,並試著去瞭解該怎麼得到更好的結果,雖然聽起來簡單,做起來卻不容易。跟丹麥人相較之下,我們在人際關係中大多強調「以和為貴」,如果有什麼衝突發生,我們也許傾向裝作沒事、刻意遠離衝突、道歉後就當作這件事情過了等方式,以求快速回到和諧關係的狀態,卻忽略了如果沒有抽絲剝繭找到衝突的根源,下次、下下次遇到類似的情況還是會發生一樣的狀況,到時,只怕發生衝突的雙方或多方,都又往衝突的階梯往上踏了好幾步了呢!我想,這就是我從丹麥帶回來最好的禮物之一了吧!

 

本文出處丹麥日子 Liv i Danmark部落格文章改編。

向上滑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