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歲勇闖德國365天

▲在德國著名地標─布蘭登堡門(Brandenburger Tor)前

兩年前,我從姐姐那聽到她的大學朋友在丹麥做了一年的志工服務,回來後非常推薦身邊的朋友去國外闖一闖,因為回台後會有很多和以前不同的看法和感觸。從那時開始,我和姐姐都對這非常好奇、也很感興趣。

在那年年底,我和姐姐一起去ICYE的說明會 。最後,我們和爸媽商量就決定參加2016-17年的長期志工服務。我第一個想去的國家志願就是德國,因為在台灣學了超過兩年的德文,不去白不去!趁此機會練習我的破德語,而姐姐因為學過西文,就選擇去中南美洲的哥斯大黎加

真的很佩服和感謝我的爸媽,一方面是完全支持我們的選擇,另一方面則是他們要面對兩位寶貝女兒暫時不在身邊的思念!

 

到了德國之後…

剛到德國時ICYE-德國會舉辦期初營,期初營可以多認識我們未來的服務單位以及調整一些心態,同時也可以認識同期從世界各地來的國際志工。那次的志工多半都是從拉丁美洲來的,台灣的志工也占不少數,一共有六位。在期初營的10天裡和其他志工處得非常要好,甚至行前營結束時,要各奔東西的我們,就開始搞戲劇化的道別,還口口聲聲說到時一定要去其他人的服務單位拜訪對方,雖然最後做到的真的比較少。

▲來自各國的志工在期初營玩在一起,也煮了一些自己家鄉的料理讓其他人試試

 

走出孤單的糾結…

到接待家庭後就開始感到特別孤單,因我的接家裡只有我的home媽跟我,她的女兒早已在其他城市工作,而她本身又是護士,所以常常不在家,當我獨自在接家裡時,會猶豫到底要不要打視訊電話給家人,但又怕打了視訊電話之後,一見到爸媽的臉就會哭出來,常常掙扎了好一陣子,調適一下自己對故鄉的思念心情以及想念家人的情緒,再次拿起手機撥視訊電話給媽媽,雖然還是馬上就哭出來了,最後媽媽還和我一起哭。

德式安親班 -「冒險遊樂場」

我的工作單位如果要翻成中文為「冒險遊樂場」(Abenteuerspielplatz),孩子下課或放假在家閒閒沒事做或是家長因上班無法照料他們時可以來冒險遊樂場遊玩殺時間的地方,「冒險遊樂場」並沒有雲霄飛車、摩天輪、旋轉木馬,它就只是一塊沙地,裡邊有球場、營火區、鞦韆、溜滑梯,以及一些在公園裡能看到的遊樂設施。有活動時,孩子們可以做DIY木工及手藝品,也因我就讀與藝術設計相關的科系,所以通常由我輔導孩子創作及繪畫。

我的工作之一:輔導孩子創作及繪畫

每逢禮拜四就是家庭營火日,這時我就要幫忙準備做棍子麵包(Stockbrot)的麵團及準備一些蔬菜,等到11點,人潮就會陸陸續續的來,每個人都是免費入場,據我所知我的工作單位會把拜訪人的名單上呈給政府單位,所以他們吃的所有東西及材料費用都是免費的!小孩總是會爭執和動手腳,這時會是我最頭痛的地方,以我的德文能力要跟他們深講道理也很有限,所以我只會先跟他們說最基本的規則,而其餘的部分就必須要交給我的同事了,還記得我看到男孩們在打架時,同事跟上司居然只在一旁觀看,沒有做出任何阻止的動作,這是我最困擾的地方,就是會抓不準他們的最低限度,如:有一次男孩們打架看似嘻嘻哈哈,到最後其中一位男孩居然在單方面掐另一位男孩,我當時有在考慮到底要不要阻止,但是我沒有,事後被掐的男孩就責怪我為什麼不阻止另外一位男孩。在工作單位我常常都要面臨這種孩子是否越線的問題,事後我跟同事講,他們也能理解我的問題,畢竟文化與生長環境打從出生我們就截然不同。

▲每個禮拜四的營火日

▲工作單位的活動

調整思鄉的心境

時常從接待家庭的床上醒來甚至還會有一種還在家的幻覺,但發覺其實自己現在在離台灣十萬八千里的德國後心頭又開始糾結。

之後就想說要趕緊找朋友讓自己不要再沉浸在思鄉的心境,在那邊生活兩三個月後才慢慢開始和在柏林的志工及一些其他朋友間有密切的聯絡,漸漸的也開始習慣在德國的生活,幾乎每個禮拜都和朋友出去玩或是一起煮飯,也非常享受在德國自由自在的生活。

       

▲聖誕節一起做餅乾

努力溝通融入當地…

在工作單位裡最常遇到的困難就是語言溝通問題,當同事們在開心聊天時,雖然我聽他們講飛快的德文能懂四、五成左右,但我總是無法馬上講出我想要表達的完整句子,而當我在腦子裡造出句子後,他們也早已在講下一個話題了。有一次我跟朋友在布萊梅旅行時,有兩個沒禮貌的青少年聽我們講中文,就開始模仿我們說話,如果他們講得正確就算了,但最受不了的是他們只是無限重複「Ching chang chong」,我跟朋友就轉頭問「你們也會說中文喔?」他們就尷尬的馬上閉嘴,最後我們還用德文問他們要怎麼搭車到市中心,心裡總覺得我們扳回一成,雖然在遇到困難時很多時候都要獨自想辦法解決,但也因此在感到失敗及挫折裡學習到一些經驗。

▲聖誕節與接家一起打麻將(居然是他們教我打麻將!除此之外還整個用德語,感覺好奇怪XD〉

建立革命情感的友誼….

我很感激總是在我身旁幫助我的朋友,因為有他們在我經歷心情的高低潮時能和他們分享心事,當我忠實的聆聽者,培養出我們的革命情感!相信我就算回到台灣也會和他們保持聯絡,經過這一年的生活發現,和這麼多不同國家有連結是多麼美好的事,因此更令我想要多去外面的世界,但在這之前我也得先把自己的國家走一趟。

對自己的國家了解有多少….

出走後真的發現真的要對自己國家的歷史有基本概念,要不然當別人對台灣好奇有疑問時,真的會一問三不知到最後可能就沒有話題而尷尬收場…

 

我的內心話….

在德國生活將近365天我真心的認為台灣的年輕人應該多出去走一走看一看,越年輕越好,趁還年輕多去看看和體驗這個世界,其中必定學到許多在學校永遠學不到的東西,他不一定是知識但他會使你對未來的看法及許多事情的觀念有所不同。

我認真覺得在高中畢業的時間點選擇出走是非常的值得,也推薦其他高中畢業的朋友們也這麼做!

 

Let’s Volunteer!💪
👉ICYE長期:https://www.icye.org.tw/?page_id=128
👉ICYE短期:https://www.icye.org.tw/?page_id=126
👉英國VM:https://www.icye.org.tw/?page_id=130

看更多志工的體驗:

👉https://www.icye.org.tw/?cat=7

作者:ShuoYi/ ICYE 2013赴日本短期志工
     

     在我成為海龜志工之前,其實最早是從幼稚園著迷哥吉拉和恐龍開始的,小學在研究恐龍的同時注意到爬蟲類烏龜這樣的生物存在,加上那時就開始受藝術家劉其偉先生的影響,期望自己也可以成為一位保護動物的藝術家。在小學某次的數學月考考了一百分(自從那次以後到現在再也沒拿過數學一百分),家人送了我一隻巴西龜當寵物養,就這樣開啟了烏龜之路的奇妙緣分,而在高中時研究起了陸龜,同時也注意到國內有在徵海龜育志工的訊息,但那時因為正忙於升學考試的壓力,且加上有年齡限制(要滿18歲),根本完全沒機會參加,所以只好一直把這件事情放在心上。
     後來大學讀了藝術設計相關的科系,在作品裡常常可以看見烏龜爬蟲類的影子,在大四那一年後悔自己沒做海龜保育的創作,所以決定考研究所來完成曾經想做的事,也就是想要畫一本海龜保育的故事繪本。在畫故事之前,我決定要親自參與『海龜保育』這件事,再加上之前看過一些對於海龜認知有錯誤的繪本,而這樣的錯誤是會誤導一般大眾,所以我希望自己能畫一本具有正確資訊的海龜故事,於是運用了研究所的時間,在2012那年參加了國內的海龜保育志工活動。
      接著,我在2013年參加ICYE的國際志工,飛到日本的『屋久島』當我最愛的海龜保育志工,當下就算完全不會日文,卻因為海龜的關係還是硬著頭皮衝了!那時候很想知道國內外做海龜保育的方法有沒有什麼不同的地方,然而我發現其實大致上工作內容都差不多,但是工具上就有些不同。這是一個很需要體能,且日夜顛倒的工作,因為海龜通常都是在晚上到凌晨這段時間會上岸產卵,而我們的工作就是要去紀錄一個晚上有幾隻海龜上岸在什麼位置產卵,產了多少卵,有時有些母龜會下在不安全的位置,我們還得去幫忙移動到安全的區域重新挖洞、放蛋、覆沙安置,一晚可能就要移好幾窩,有時還會遇到在沙裡孵化爬出的一堆小海龜,這時我們也是要趕快紀錄,並算出此窩的孵化率。沙灘很大又很長,通常是兩個人一組巡一區,是在一個充滿星空與浪聲的環境工作,雖然辛苦但是精神上卻很滿足,且最讓我感動的是到不同的國家還能認識一起在為海龜而努力付出的朋友,雖然語言上沒有辦法很順暢的溝通,大多時候彼此都用很破的英文互猜加比手畫腳,其實過程是充滿趣味的,我們大家的相處相當融洽,也將國內外的海龜保育資訊做個交流。
     認真覺得如果不是因為海龜,我可能也不會有這麼特別的生活,海龜真的幫了我很多的忙,所以也想幫海龜,因此到現在一直還是有在持續做海龜保育有關的活動或創作,也希望未來能有更多的人喜歡海龜同時也關心環保議題,愛龜 愛海洋 愛地球。

                                                                                                                                                        楊淳伊/ 2012-13 Volunteering Matters國際志工

     有人說:『體驗過海外生活就一定會蛻變』,這句話套用在每個人身上,都有不同的感受收穫。海外旅行、生活一般會有個時間點,在陌生的地方會激發內心無限的潛能,文化衝擊加上視野大開,體驗只有在電影會出現的人事物。什麼都有可能,什麼都不奇怪,不再侷限在狹隘的台灣,放逐自己,像脫韁的野馬似的,而後回來又回到原本的軌道。其實心可以放得很快但收回來的很慢,回不去,處於矛盾之間。

     記得在蘇格蘭Anstruther小漁村,有位老先生看到我,跟我說:『你來自世界另一頭。』當下也沒什麼感覺,只覺得這小地方,真的沒有亞洲人的足跡,而老先生是看過世面的人。然而現在這句話讓我感受到我真的有走出去看世界的那份存在感,並留下足跡,感受力隨著年齡及不同的體驗逐步提升中

      第一次一個人去阿姆斯特丹旅行,在荷蘭梵谷博物館,急到眼淚流出來,離閉館時間只剩半小時,竟花了10分鐘卡在投幣式的置物櫃,氣到不行,乾脆拿著行李狂奔進去,結果全程眼眶紅紅有些模糊,卻不知是氣哭了還是太感動了。原本是個會計劃行程的人,但這次計畫遠趕不上變化的狀況,讓我徹底對旅行改觀,事前功課只需要先將交通工具及住宿搞定就好了,發覺到旅行有趣的地方是在未知的旅途中,回憶起反而都是那些原本不在計劃中的人事物。迷路最有趣,對於方向感很好的我而言真的很喜歡迷路的感覺。

     現在越來越喜歡有味道的地方。曾經去過的地方,有一種舊地重遊的感覺,再加上每次不同的心境,會有不同的體驗,景物依舊但感受不同。即使是小綠地也能很放鬆,不一定要是大草原,心境上改變,轉念才是真的改變。

     想當初回台灣工作是抱著一種新的期待,但變的是自己,景物依舊,會有那種被束縛的感覺,因為你無法改變外界,只能改變自己去融入那個環境。

     很想再次放逐自己,在陌生的環境找尋自己的可能性,發掘更多機會,那自己隨著心走吧!人生是每一天、每一次的選擇累積而成的,也只有自己能夠為自己的選擇負責。

 陳又禎/2014-15ICYE瑞典長期國際志工

人生,就是意外,然後變成一片混亂                                           

之後可能會出現一點光明, 

也可能不會,

然後你會想要堅持去得到自己想要的。                      

124276

今天我要說個意料外然後變驚喜之一個人也可以遊歐洲的故事。

那時的我18歲,高中畢業後我獨自飛到瑞典, 這個有點冷門不過近年變得愈來愈熱門的國家進行文化交流。乍到那遙遠的北歐,當時的我根本不清楚那是甚麼個國家,只聽說好像很冷,不過也不知道是怎麼個冷法;瑞典語更不用說了,在出國前一個禮拜我才發現原來瑞典是不說英文的。

還記得那天抵達斯德哥爾摩(瑞典首都)時是個艷陽高照的大好天氣,一點都不讓人覺得之後會變成零下的那種大熱天,而服務機構的接機人員,也因享受在那溫暖的午覺中,而遲了兩個小時才來接機,之後到了第一次的營隊,見到了來自世界各地的志工們,度過了三天的優閒鄉村生活後,我獨自搭火車到了我即將要服務的單位。

我工作的地方是一間FOLK HIGH SCHOOL,這是特別在北歐較常見的教育體制,主要以較輕鬆的方式讓學生學習,學生年齡只要18歲以上都能入學,而開車來接我的則是我在學校一起工作的員工,基本上是她派工作給我也可以說是我的老闆,她是一位很溫暖的女士,在瑞典時她就像媽媽一樣的照顧我,有時我還會跟她一起去做瑜珈呢;而我的工作主要就是幫忙學校的事務,像是在福利社賣公平交易的商品及一些糖果,甜食,或是一起清理學校環境,有時也在廚房幫忙做些簡單的食物處理或洗碗盤;因為我們學校在森林中,交通極不便,所以很多學生都住校,有時學校會舉辦一些課後活動,例如電影日,烤肉日,運動比賽,演唱會,節慶日(依照不同節日而有些活動),我也有曾開過中文課,台灣食物日等等。

基本上我在學校的生活真的很愜意又優游自得,由於學生年齡不是跟我差不多就是在我之上,因此在交友上我真的沒有問題,而外界(哪裡?) 說的沒錯,瑞典人相較起來就是比較冷漠,不過在我看來就是害羞,不會很容易很快就打成一片,不過,我還是得說,我遇到的瑞典人都讓我覺得很溫暖,我可以感覺得到他們是用心在跟我相處,會關心我,有些朋友還邀請我到他們家中作客認識他們的家人。

然而美好時間總是過的飛快,在瑞典待了七個多月的我在四月初時度過了我目前人生最難過的兩週,因為面臨五月中旬學生都要放暑假回家了,所以我們學校將會變得空無一人,我雖然可以繼續住在學校,可是我自己也知道我無法面對那寂靜,而原本七月要一起旅行的旅伴,在一切都確定後,竟然取消了,意思就是我要自己在歐洲旅遊一個月,對當時的我來說,其實真的很茫然,畢竟是第一次,雖然都敢自己來瑞典了。更慘的是,當時的男友也在那週跟我分手,對當時的我來說這真是晴天霹靂的一連串慘事都發生在那兩週,原本打算去找男友過暑假的計畫,也當然是沒了,這代表我得要住在學校?!

這些意料之中的慘事,還真是在我來瑞典之前料都沒料到的,這老天根本是在耍我嘛!!!

還好,當人的心情或運氣掉到谷底後,還是會有慢慢爬上來的一天,有時候幫助你的人,是你一直以來根本沒注意到的,而我也幸運的遇到這樣的好人。

在事情發生後的一個禮拜吧,一位音樂學程的學生就這樣跟我聊了起來,而且我也跟她說我當時的心情,只是我到現在還不明白,我究竟為何會跟她說這麼多事… 也許,我自己心裡明白,她或許是能幫助我的人吧;M(這裡稱作M)她是一位輕熟女,在大學時是主修工程工的,工作一段時間後,因為喜愛音樂所以來我們學校上課,事情就是這樣發展下去,這位輕熟女姊姊M提議我可以幫忙她搬家(那時她要從哥德堡(瑞典第二大城)原住處搬到更市區的地方),然後也許我可以跟她一起住一段時間,於是乎我當然就跟著M一起搬到哥德堡的住處去;同時我也聯絡服務機構,想知道是否在哥德堡有志工工作,幸運的是,服務機構真的幫我找了兩個工作,一個是在一間哥德堡最大的二手商店幫忙備貨,清貨,而另一個竟然在一艘像海盜船的船上工作,兩個工作都是我想都沒想過的尤其是第二個,從此,我的生活有了巨大的改變,一個禮拜的其中兩天我在二手店工作,另外的三天我在船上當蜘蛛女超人的爬上爬下,而M平常也是在上班,周末我們倆有時會一起煮飯,或是晚上出門小酌,只是像M這樣的輕熟女是非常需要私人空間的,我也不能打擾她太久的,所以,我放棄了在二手店的工作變成都在船上,因為在船上的志工可以住在船上,這樣一來我就可以搬到船上去而不打擾M,就這樣與M生活了兩個多禮拜後我便又搬到船上,開始了我的港邊生活。

我工作的船叫做Götheborg哥德堡號,是一艘中古歐洲風的船,每年都會航行一次,最遠曾到達中國廣州,而我在上面的工作有很多,例如漆/補油漆,換/綁安全繩,在安全繩上漆焦油,亦或是把船身的髒污,油漆刮掉,還記得第一次上船,負責人帶著我們爬上船的最上端,我現在想起來心臟還是跳超快的,我一直覺得我是個沒懼高症的人,可是那對我來說真的很高之外,頭往下看除了海還是海,只要手腳打滑就下去游泳了,想到就腳軟,而那對我來說是個完全新奇的感官刺激,不過爬久了也就習慣就是了。

在船上每個禮拜幾乎都有新的志工上船及下船而且不只是瑞典人,船上的志工是來自世界各地的,所以在那邊待了近三個月的我也因此認識了好多新朋友,在船上,我們有個傳統,就是每星期一有MONDAY BEER,下工後我們就帶著新來的志工們到離港口不遠的一間酒吧,喝喝小酒聊聊天順便認識新的志工們,週五晚上,我們大夥就會在船艙吃大家一起煮的晚餐配上小酒,有些很有航海經驗的志工們還會教我們唱SHANTY(航海時會唱的歌)唱到半夜凌晨,而周末我們會划著小船到附近的小島烤肉,野餐,探險,就像是真的海盜一樣。

雖然在船上的工作真的很累,可是到現在我對於在船上的一切還是歷歷在目,我也決定一定要跟著這艘美麗的船一起航行。

還記得我說過七月要到歐洲旅行吧? 後來,我還是一個人去了,而且我真感謝當時的我就這樣傻傻地去了,因為有一句話是這樣說的”YOU MIGHT TRAVEL ALONE BUT YOU WILL NEVER BE ALONE. “ 這句話實實的印證了我的旅程,當時,我從南歐義大利一路遊到捷克再回瑞典,而一路上我住在青年旅舍,搭便車或是沙發衝浪,都讓我認識了很多人,到每個城市我都不孤單無聊,因為我總是會在當地遇到跟我聊得來的人,有時也會遇到一起去探索新城市的旅人;因為我是一個人,所以我努力讓自己不害羞地去跟其他旅人聊天,所以我可以想去哪就去哪,不用問誰意見,因為我就是自己的意見。

就這樣,我完成了我的旅程,我帶著滿滿的活力,希望再度回到了瑞典,完成我一年的交換計劃。

124277

兩年了現在,不敢相信我去瑞典已經是兩年前的事了!回來後我常常在想,如果當時沒跟前男友分手,那我就會跟他一起過暑假,然後回台灣還是會分手(畢竟我們那時都很年輕),那我當時就不會搬去跟M住,也就不可能在二手店工作,更不可能會有哥德堡號上的經驗,那我的瑞典經歷還會像現在這樣讓我如此印象深刻嗎?

如果當時,我旅歐洲時有個旅伴,那我還會敢去跟別人亂聊天嗎?還是會整個旅程就只有我們兩個,然後還伴隨著一堆的意見不合,那我是否還會有這麼多的瘋狂好玩的回憶呢?我的答案是-我不知道,因為我沒經歷過,所以我不知道事情會如何發展。

但是有件事我很肯定,那就是我真的超滿意這些意料之外的驚喜,我超感謝前男友甩了我,旅伴也放生我,沒了這些事的發生,我不會知道原來一個人是可以做很多事的,原來我是可以很傷心之後又很有勇氣的堅持下去,最後得到了最令我滿意的結果。

然後我才知道,年紀不會阻止一個人去冒險,但是心會,要有一顆不斷想要突破的心,然後就堅持去做吧,反正難過也不會難過太久的,當事情遭到了極點,不用擔心,連自己都想不到了驚喜就要來了。

 

未命名_meitu_4_meitu_5

你是否想被海外志工熱情環抱世界的故事感動?

你是否想用有限的資源,在海外活出自己的精彩?

 

ICYE台北首場旅人分享會

REALIZE YOUR DREAM

ICYE志工夥伴提起「出走」的勇氣,迎向世界給予的衝擊,漸漸啟動與自己對話的機制,誠實面對自己深層的聲音;接著轉身「回家」,從種種的刺激裡沉澱下來,融合過去、提煉新的自己,感受自我的改變,猶如滋養生命厚度的過程。

這一次我們特地邀請曾經去英國當志工的 Erin Chiu和去丹麥的當志工陳苑伊,來跟大家分享她們一年海外的走跳經驗。

 

機會難得,歡迎大家踴躍報名!

 

名額有限,請線上報名:

 http://www.accupass.com/event/register/1605120901401182954401

活動日期:105年06月24日(五)19:30-21:00

活動地點:墨工廠-100台北市中正區徐州路18巷15號 

活動費用:本活動免費參加 

向上滑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