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完全全沒有想過自己有勇氣一個人前往一個與台灣語言、文化也不同的國家獨自生活一年。——–2017-18德國長期志工  Yi-Wen

期初營隊

很清楚地記得剛到柏林參加期初營(註:ICYE長期志工在正式服務前都會有約10天的營隊)時很不能適應,比起外國人的開放熱情,我的慢熟顯得格格不入。
大部分志工們的母語都是西班牙語,聽他們講話,我感覺自己完全身處在不同世界,不過大家還是很貼心的跟我聊天、照顧我。
在期初營期間,當地ICYE讓我們討論許多問題,例如之後在寄宿家庭和工作上可能遇到的困難和情況,並讓我們試著討論如何解決。討論的議題很廣,種族歧視、未來在德國的一年有什麼想達成的目標等等…。

10天很快就過去,時間來到大家分道揚鑣的前一天,每個人動手做了家鄉菜讓大家品嚐、並且舉辦party一起唱歌跳舞,分別當天,大家依依不捨的擁抱道別。

服務開始前小插曲

要到服務單位的時候,要搭火車從柏林(註:ICYE總部在柏林)到我所待的城市就遇到第一個困難,火車半路停駛長達一小時,廣播及字幕都是德文完全沒辦法理解發生什麼事,所幸和幫忙ICYE的德國志工一起搭車,藉由她的解釋比較沒有那麼緊張,而且在火車復駛後沒多久她也下車離開,這也代表之後都要靠自己了。不過,奇怪的是,當她下車後便開始出現英文廣播,之後順利到站,也順利見到我的寄宿家庭。

服務正式開始

我的工作是在一所雙語幼兒園幫忙照顧0-3歲的小朋友們,我的同事來自不同國家,除了有德國人外,還有愛爾蘭、英國、斯洛維尼亞、哥倫比亞、非洲人等。他們也對我非常親切及友善,即使和有些同事有些語言隔閡,我們也會靠著肢體語言進行構通,上司也會時不時會關心我適不適應、有沒有不習慣的地方。

▲我的同事們

服務過程中的挫敗

雖然是雙語幼兒園,由於小孩子們年紀都還小,主要還是以德文溝通,但因為自己的德文沒有很好,有時候年紀較大的孩子不會聽從我說的話,我也不懂他們想表達什麼,外加小孩子比較不會接觸他們不認識的人,那時候給我不小的挫折
經過詢問其他老師意見,加上學習一些基本的德文對話,漸漸地,孩子們會主動靠近我、跟我玩耍,甚至我們能用簡單的德文溝通。從當初什麼都不會,到後來照顧他們、甚至換尿布全部都變得十分順手。

挫敗之後成長,與孩子給我的回饋
孩子們看到我會笑著跑過來打招呼,也會給我一個溫暖的擁抱。這一年的日子裡看著他們開心的長大讓我既欣慰、又有成就感。離開前最讓我捨不得的就是他們無邪的笑容了。

工作閒暇之餘

而在我不用工作的日子,我會自己規劃旅遊行程,幾乎每一個假期和後來的每一個假日,我幾乎都在往外跑。不管是德國各個城市、或是荷蘭鬱金香花季、南歐、甚至冰島都到訪過,寄宿家庭和同事們都笑說我這一年去過的地方比他們待在德國幾十年裡去過的地方還多。大部分的旅行都是我一個人前往,住在青年旅館或是旅行的路上都可以遇到各式各樣、來自不同國家及文化的人。最喜歡和其他旅者互相交換彼此的旅遊故事,分享自己的想法和經驗。在旅行時也遇過一些不愉快的事:在五漁村的火車上遇到小偷、在巴塞隆納被不明人士潑灑不明液體、旅伴在巴黎手機在地鐵上被搶、前往伯恩的火車停駛,結果多花一倍的時間及車錢才順利抵達……。但現在想想這也都是回憶中寶貴的一部分。

▲西班牙的聖家堂

△冰島的鑽石海灘

感謝這一年有他們

*Host family

在這一年裡,寄宿家庭給我滿滿的照顧及支持,和他們相處沒有先前擔心的溝通不良或是衝突,很幸運的,寄宿家庭的媽媽英文非常流利,爸爸也會一點簡單的英文。記得在剛到寄宿家庭的前幾天,寄宿家庭的媽媽帶我到市區走走、幫我辦手機預付卡,也教我如何搭車及買票到我工作的地方。在假日他們常帶我去外面走走、吃飯,在家裡他們也會準備好各種食材供我使用。在生日時他們準備各種禮物,也準備蛋糕幫我慶生;在中秋節時我們也一起生火烤肉。我也會在母親節及他們生日時準備禮物和鮮花。

*德國ICYE-ICJA

在這一年裡,當地的ICYE也會讓各個地區的組織舉辦一些地區聚會(Regional Group Meeting)。在地區聚會裡,我遇到其他已經來德國一陣子的志工朋友,我們一起玩遊戲、一起烤肉、一起跟著地區性組織遊覽城市。很幸運的,我還配有一個Mentor,如果有困難可以請她幫忙協助,由於我都沒有什麼困難,因此只有跟她一起在市區參觀,一起做菜聊天。

這一年來我的成長

我覺得我之前不是一個獨立的人,經過這一年後能夠獨立解決各種大小事。由於自己廚藝不是很厲害,為了懷念家鄉味,都可以變出一些滿滿台灣味的料理。

當生病發燒時剛好寄宿家庭都不在家,那時候不舒服到邊哭邊打給在台灣的家人說好想家,即使如此,哭完還是要堅強起來一個人照顧自己。一個人出發去其他城市旅行時起初也是會恐懼,幸運的是我遇到很多好心熱情的當地人和旅客,也看到許多難得一見的漂亮風景。

一年真的很快的過去了,比起剛到德國覺得「一年」這個單位對我而言好長好久,沒想到時間宛如流水一般,就這樣流逝完畢。在德國的日子我常常觀察和台灣不同的地方,他們的超市很多有機食物;他們很環保,去超市買菜都會自備袋子,也有專門回收寶特瓶和玻璃瓶的機器,垃圾分類也做得十分確實;他們很喜歡騎腳踏車,很多人常常以腳踏車代步;德國的幼兒園不論下雨、下雪、大太陽都會帶小朋友們出去走走接觸大自然;最令我感到奇特的是,德國人給一種嚴謹準時的感覺,卻萬萬沒想到他們的火車時常誤點,甚至取消。但全部的旅客卻不吵不鬧,安靜的聽完廣播,尋找其他的替代方案,連在服務台都是有條理的排隊詢問轉乘方式。

 

 

透過這一年我體驗到不同的文化、走過不同城市、交到不同國家的朋友、變得更獨立,雖然德文沒有比預期中的進步,但我覺得這一年裡我的人生閱歷變得更加豐富,思考也變得比以前成熟。

看更多德國志工心得→https://www.icye.org.tw/?cat=262

作者: 徐鈺翔

雖然紐西蘭的生活步調真的較台灣緩慢(當然也可能是我目前待的地方是屬於紐西蘭的離島而非大城市所導致我有這樣的感覺),但屈指一算,離家竟也過了兩個月了!!我想不管身在哪裡,時間總是在你回憶細數時,才會感受到它的速度。

思鄉情緒!? 

我曾認為拜前份工作所賜,即使一個來月不在台灣生活,自己也不會太在意,但當自己明顯成為他人眼中的外國人時,這感受會來得加倍明顯,當看到亞洲人時會感到親切而主動攀談,當收到從家來寄來的包裹時,會翻閱夾在縫隙間做為緩衝的中文報紙,即使那是十天前的新聞報紙。自己是否會想念台灣呢?我想多多少少都會有,但只是每個人體現的方式都不大相同吧!

語言影響!?    

紐西蘭以前是隸屬於英國的殖民地,雖然已經獨立但一般民眾的生活語言以及官方語言還是以英文為主,抱著破英文底子的我雖然早已做好心理準備在異地手腳並用的溝通,但實際來到後我才發現,很多時候就算想要比手畫腳的回答,但最基本的前提是要先聽得懂,如果聽不懂連比手畫腳的機會都沒有拉!目前自己還處於抓關鍵字聽,然後用有限的單字或句子回答,如果沒抓到關鍵字或是搞錯關鍵字,那就很有意思了! 由於英文還是需要在腦袋中處理一會後才有反應,例如 PUSH 是”推”,PULL 是”拉”,所以在玻璃門前總會稍微停一下,開會或討論時,下一個議題或話題開始了,我還在回味上一題。當工作累的時候或是剛醒過來腦袋還在待機時,真的完全體現左耳進右耳出的真諦,雖然這些狀況我相信可以隨著時間的拉長而有所改善,但這些很可能止步於日常的簡單對話與打哈哈的階段,如果想要進一步的進步,應該會需要更有系統性的學習,並且盡量參加當地的活動與日常生活。但最重要的問題來了,自己希望可以到怎麼樣的程度呢?

飲食差異!?

紐西蘭可能因為以前屬於英國的殖民地,而且我的3位室友也都來至於德國,所以在飲食方面其實跟我認知的西方飲食差異不大,主食為馬鈴薯、地瓜等根莖類或麵包居多,蔬果類多數是稍微清洗後直接吃,不然就是製作成沙拉,幾乎沒有像台灣那樣川燙或是熱炒的料理方式,最多就是青豆、紅蘿蔔或碗豆類的拿來清蒸或是與肉一起燉煮。

紐西蘭飲食有一點很特殊的地方在於,紐西蘭人很喜歡花生醬,這一點我與室友們確認,他們也是頗為驚訝紐西蘭人嗜吃花生醬的程度。花生醬搭配蜂蜜抹麵包或起士,吃生菜沙拉也會拿來沾,也很常拿來與肉一起燉煮,但有一點必須要提的是紐西蘭的花生醬口味與台灣的口味不太一樣,他們的花生醬嘗起來不是甜的反而帶著一點淡淡的鹹。但聽來自美國的其他單位志工說美國人也很喜歡吃花生醬。

老實說飲食差異的部分對我影響真的不大,可能我從小就不太挑食吧!?來到這裡後我想我的體重應該上升的機率遠大於下降(因為這裡找不到體重計,所以只能用猜的)。雖然有時候還是會想念鹹酥雞、熱炒等等家鄉味,不過整體上還是吃得很開心,說到家鄉味,紐西蘭的兩道傳統毛利料理反而讓我感覺到家鄉味

  1. Fry Bread 油炸麵包,口感吃起來很像”台灣的雙胞胎”只是個頭比較小且是單胞胎,但口感更紮實,外層沒有裹上糖粉;當地人通常是抹上果醬或奶油,我則是在抹上奶油後在撒上糖霜根本把它當雙胞胎在吃。
  2. Boil-up-soup 做法是將煎過的豬肉與羔羊肉與一種名為 Water Cres 的葉菜類青菜放在一起燉煮,然後加入大蒜、胡椒和鹽等調味料,喝起來真的很像蘿蔔燉排骨湯,只是那湯裡面的肉多到根本撈不完,羊肉吃的我好撐阿!!此外;可能羊肉是選用羔羊,所以湯並沒有什麼羊騷味。

居住環境與氣候!?

雖然目前只在紐西蘭待上了兩個月尚未經歷冬天與春天,但紐西蘭氣候比起台灣真的是相對乾爽很多,夏天的氣溫有時也會飆到 37~38 度,但濕度較低的情況下晚上睡覺就算沒有冷氣只要開窗依然可以睡得不錯,並且這邊季節轉換非常明顯。此外還有一點明顯差異就是太陽下山時間,在台灣還真的沒有看過 8:00 p.m.後太陽還在山頭上,即使是夏天。但紐西蘭的冬天聽說在 5:00 p.m.左右太陽就會完全下山了,而紐西蘭人為了因應冬天較短的白天,所以會在 4 月左右將時間往回撥一個小時(日光節)。

日光節這樣的作法與邏輯其實我本來就略有所聞,但對於我這土生土長在台灣的人來說,如果不是這一次的生活經驗,我猜永遠無法真正的感受與理解,有了實際在這樣地方生活了一年後我完全可以理解並贊同這樣的作法。對於日光節的體悟,這也許只是一件無關重要的小事,但人生中不也是有許多的偏見與誤會往往都是來自於流於表面的”明白”與”知道”嗎? “知道”完全不等同於”理解”! 

向上滑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