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YE肯亞長期志工】
「羊入非非」─ 有教「無類」遇上有教「無賴」

2012-13 肯亞長期志工─羊正鈺
原文連結:http://www.mbatics.com/

兩千多年前,至聖先師─孔子曾有過『有教無類』的理想,而如今身在大學錄取率高達99%的台灣,我們看似達成了儒家兩千多年來的理想,現在的台灣不但是幾乎人人有機會受教育,觀念上大家也認為因為受教育讓人翻身(有教無類的另一個解釋);真是如此嘛?還是我們只是進入了『有教無賴的境界?即使是無賴都可以受教育(受教育之前我們都是小無賴一枚),不過受過教育之後是否只是產生更多無賴…就很難說了?
註:何謂“無賴” 

無賴的本意是指撒潑放刁、不講道理的人或者行為。
而本文中意旨:踏出校園後仍不知道自己該做什麼?也不具備該做什麼的能力,只求渾渾噩噩的過一天算一天。

從台灣的『有教無賴』來到了肯亞,就有點像時光機帶我回到兩千多年前孔子還在倡導『有教無類』的春秋大夢,也才讓我有機會重新開始思考教育的意義?進一步回過頭看台灣的教育究竟真的『有教無類』是還是只是自以為是的『有教無賴』?

? 快樂VS文明
先前到位於肯亞最西邊,一個山腰上的小漁村,拜訪另一個志工的服務單位,這裡的小朋友沒錢受教育,家長也覺得讓小孩子受教育意義不大,即便不受教育,他們只要能跟著家人學一技之長,一樣可以開開心心的過生活,只要知足常樂照樣一代傳一代的安居樂業。
話說回來,我以為教育有一個很重要的意義在於,學習前人所留下來的知識與智慧,這樣的傳承可以讓村落、城市、社會、國家在不斷的演進下步入文明。不過值得我們反思的是,文明有帶來快樂嗎?過去的非洲是以一個又一個部落組成,殖民過後西方世界帶來了所謂的文明,當部落的一代又一代接受了教育,各種傳統文化逐漸地開始凋零,值得保存的中心思想不再復見,在受教育的新一代中心代之而起的卻可能是貪婪,社會進步的背後帶來的卻可能是環境破壞與貧富差距的拉大。
?生存VS生活
不管是肯亞還是台灣,似乎受教育程度的影響最大就是,我們能不能夠選擇自己未來想要的人生?這在非洲尤其明顯,能不能受到良好的教育,所造成的影響是你只能「生存」,亦或是你有能力決定自己的「生活」。就像是前述提到在漁村長大的小朋友,他們沒有機會受完整的教育,在茶園在咖啡園負責採收的人們,她們的確可以靠著那樣的工作維生,但是如果不做那樣的工作,沒受過教育的她們或許就沒有能力過他們憧憬的生活?但是換句話說,我們的教育或許能給予我們足以生存的本事,可是我們的教育有否教導我們如何學習去找到自己要什麼樣的生活?如何去選擇自己的生活?如何去過我們選擇的生活?
?會唸書VS懂思考
談到了教育的內容,不得不回顧一下我們台灣的現狀,我因為這篇文章而不勝欷噓,是阿!這就是所謂的資優教育?只不過是高一念高二高三的課本,高三念大一的課程,僅止於知識的傳授與記憶,而不是思考、分析與批判;而大學生每一行公式都要老師在黑板上推導,有一行不懂就怪老師跳得太快;甚至連碩士生也還要老師站在講台上講課,根本沒有能力自己念教科書,讀論文的能力與討論論文的能力就更別談了!都已經研究所了,老師上課仍舊不是引導學生「思想」「分析」「批判」,而是在「講解」「授課」!更嚴重的問題是,我們的教育培養出一群很會唸書的學生,但是卻不見得會思考,越會唸書就覺得越不需要思考,因為只要會唸書,就可以大學畢業,就能獲得碩士文憑,甚至博士學位,但就算到了博士的殿堂,我們的教育究竟提供了什麼?我們要的是會唸書的學生,還是教育出懂思考的下一代?
?文憑VS求知

近期的台灣也因為教育議題吵著火熱:政大博士高材生,決定改行賣雞排,遭鴻海董事長郭台銘重批:「應課浪費教育資源稅」,也逼得教育部長蔣偉寧只好回應,未來博士班名額必須總量管制;而僅國中畢業的世界麵包冠軍吳寶春師傅,因為未曾取得大學學歷資格,遭台灣的大學拒於EMBA學程之外。政大的高材生錯了嗎?或許他一直到畢業後才開始認真思考,自己究竟要什麼樣的生活?只是過去的他被教育的太會唸書了,文憑一張又一張的拿…而吳寶春師傅要的是只那一張文憑嗎?我想不是吧!以他現時的身份地位文憑對他有何加分?如果要文憑為什麼申請名知道自己不合標準的EMBA?我以為他要的是進一步求知的機會,只是不知道台灣的教育存在那樣的環境嘛?誠如TED講者Andreas Schleicher所說「驗證真實生命的方式不是我們背誦學校所學知識的多寡,而是我們能否因應突如其來的改變。(The test of truth in life is not whether we can remember what we learned in school, but whether we are prepared for change.)」我們的教育是不是早已本末倒置,認為文憑比求知還要重要?

?Free education(教育自由) vs. Education for free(義務教育)
沒錯!肯亞沒有義務教育,即使拍了一部電影來欺騙世界他們從2004年開始施行免費義務教育,也不能改變肯亞政府早就把錢吃掉的事實;台灣有義務教育,大部分的家庭可以負擔讓小孩子受教育的理想,也就是兩千多年前就存在在孔子心中的「有教無類」,但是我更想問的是,我們有教育自由嗎?我們的教育是讓我們的下一代更自由嗎?還是我們的教育反而把學生綁得死死的?當我們像無賴一樣進入校園,走出校園的我們只是另一個受過教育的無賴?如果職場上並不認可我們受教育之後的能力(我絕不否認我們學生本身也有很大的檢討空間,但此篇主要探討的是教育的面向),即使我們有義務教育,但是事實上這樣的義務教育只是讓我們失去自由!失去快樂的學習、失去學習選擇生活的能力、失去思考的訓練與培養、失去滿足求知的自由!!!這樣的教育,不是有教無類而僅僅只是教無賴啊…「
 教育,是一個國家的未來(新加坡人看台灣員工:學歷太高了);我期待的是,台灣的教育不只是讓我們be a better man,讓我們懂得思考分析批判,讓我們滿足求知累積能力,讓我們學習去選擇自己的生活,當然教育不一定讓我們擁有更好的生活,但是教育應該要能讓我們懂得去找到適合自己的生活,也有能力去過自己想要的生活,更進一步的,我們盡己所能的讓更多人過更好的生活;正如圖中,肯亞貧民窟學校中的小女孩,因為能夠受教育而真誠的喜悅。

作者:羊正鈺 2012-2013 ICYE肯亞交青

「東非幾個你心目中所謂『需要幫助的國家』,包括肯亞、烏干達、坦尚尼亞、布隆迪、盧安達等國所組成的「東非國協」,已經提案要制定公約,從2019年開始禁止二手衣物鞋子通過慈善捐助或商業販賣的形式進入東非。」(https://goo.gl/xXfwh1

這幾年,台灣最夯的國際善舉恐怕就是「舊鞋救命」了,因為自己曾經短暫在肯亞當過9個多月的國際志工,我一直對類似的「捐助」帶著質疑,不願意說反對,但是在不清楚真實情況之下,我選擇不輕易相信。

褚士瑩說:「一個這麼顯而易見的好計畫,為什麼受捐助的國家卻想要立法禁止?」(https://goo.gl/WTX8o2

其實有不少朋友私下問過,以下就分享我的想法:

|非營利組織怎麼來的?

台灣人可能比較無法想像的是,我們的非營利組織,多數發起於社會上有錢、有閒的人,有的是透過宗教或教會,也有的是在退休後或是還有權力、影響力的時候,希望解決一些社會問題,而成立一個非營利組織,透過比較長期、穩定的運作,達到成立宗旨。

但是,在其他地方,卻不見得如此。

以我2013年在肯亞的服務單位(那是個非營利的特教學校)為例,在當了超過三個月志工之後,我才發現校長(是一個修女)在污錢。

怎麼發現的?因為第一學期結束後,校長無預警的解雇所有的物理治療師和特教老師包含學校工友,我進一步瞭解後才知道,大多數的員工資歷都比校長(約一年)還長,而校長的工作就是帶人來看學校、對外募款,不過善款進來到底有沒有花在學校,其實學校的員工們都很清楚,所以校長在站穩自己位置後就決定把老員工都fire,反正在肯亞不怕找不到新的老師和物理治療師,新找來的薪資還可以壓更低。真是一筆好生意。

這是特例嗎?並不是,同期一起到肯亞約有30多位各國志工,後來分發到各個不同地區的非營利組織,我們大約在三四個月之後,八成以上都發現彼此的組織用不同方式污錢,這就是事實,只是你要待得夠久才可能發現。

在台灣,成立非營利組織多半是真的出自於善意,當然組織久了在傳承和運作上或許會出現瑕疵。但是在肯亞,我看到的是,在法律上兩三個人就可以跟當地政府申請成為非營利組織,之後就可以用各種方式公開募款、要資源(不敢說全部,但是卻佔了不小的比例)。

而世界各國,也很配合的源源不絕送出志工、物資和金錢,間接或直接造就了當地的非營利組織「產業」,因為,這的確是一筆好生意。

|你真的了解當地嗎?

「非洲」有多大?總共超過50個國家,多數台灣人恐怕連10個都叫不出來。

光是「肯亞」的面積就有58萬平方公里,大約是台灣的16倍大。即便我已經去過不少地方,從東部最大城Mombasa、世界遺產小島Lamu,到最西部的維多利亞湖畔的HomaBay到Sindo,南部某些光觀景點去過,佔地最廣也最貧瘠的北部我自己也沒到過,才9個月的時間,我也不敢妄言了解當地。

在我住的地方,是肯亞首都Nairobi的郊區,離市區沒塞車大約30分鐘車程。不過在住的地方,我不時會看到有當地人身上穿著台灣某某高中的班服或是運動服,到附近的傳統市場(如圖),更可以看到到處在「兜售」的二手衣物攤販,你沒看錯,二手衣物在當地可能是拿來「兜售」的。

為什麼呢?試想一下,一箱又一箱(甚至是用貨櫃)的物資到了當地,是誰在接收、整理、分配、運送?

在台灣,或許有什麼重大災害,登高一呼會有很多人願意當志工,但是在國外很多地方,這都是要靠商業的方式運作,沒有錢,誰願意幫你處理物資?沒有錢,誰願意把物資拿去給偏遠地區可能真的需要的人?所以為了「有錢能使人工作」,大多數的物資得透過大盤商、中盤商等等,轉手再轉手賣出去的。

這也是為什麼說會衝擊當地產業,有源源不絕免費的衣服鞋子送來,哪還需要工廠。而真正的工廠裡,用當地低廉的人力代工出來的衣物,則是再賣到「已開發」國家(像是美國還「好心」的提供關稅優惠),滿足更多人的「物慾」。

至於,那些「捐贈」到底能有多少送到所謂「真正需要的人」手上,我不知道,但是一點都不樂觀,這也是我質疑的,「重點不是台灣人怎麼捐,而是到了當地是怎麼處理?」

再說,不管當地運作狀況,又有多少人是看著「非洲」小孩沒鞋子、沒衣服穿、楚楚可憐的照片而捐贈,卻連照片是不是肯亞、在不在東非都分辨不出來。

同樣是肯亞,我一樣可以拍出一大堆穿著西裝、開著高級轎車、住著一個比一個大的豪宅照片拿出來。只是,恐怕無法滿足多數人對於非洲貧窮、落後、戰亂、愛滋病的刻板印象罷了。

|是解決問題,還是製造更多問題?

當時,跟我同時去肯亞的另一個台灣同伴,她是申請到Kibera(東非最大的貧民窟)的一個非營利組織,一開始,她的主管要求她跟台灣朋友、家人募款,她不願意,因為根本不知道那個組織做了什麼。

後來僵持了好一陣子之後,主管改為請她協助寫企劃書,她勉強同意了,企劃書大多是寫到歐美國家申請補助了,做了一陣子她才發現,補助來了後,大多進了主管口袋,組織的工作人員拿的是相對極低的薪資,最後才是拿一點點錢去完成計畫。(幾個月之後,她選擇換了服務單位)

舉個極端的例子好了:「今天申請到100萬美金進來,可能99萬進了主管口袋,剩下的分一點點給員工當薪資,然後買一些食物、牛奶發給貧民窟的小孩,再拍下小孩開心的照片,就可以寫一份文情並茂的結案報告書寄給捐款者,如此豈不是皆大歡喜、大家都好棒棒?」

這個例子雖然偏激了一些,但卻可以看到最大的問題,多數人在捐錢、捐物資的時候,根本不在乎到了當地怎麼運作。

就算今天有人想親自去看看好了,又能看多久?來一週、待一個月?組織就演一個星期、演一個月給你看就好了。更何況,許多好不容易到了當地的人,看了幾眼之後,就忙著到處旅遊、看野生動物、購物,所以當地組織根本不擔心。

到了最後,我們這些自以為是的「幫助」,是解決問題,還是製造了更多問題?(https://goo.gl/6KsVZ2

【後記】

本文並不是為了批評,而是想提供一個大家可以多元思考、討論的角度。

從個人角度來說,我捐了十件衣物、或是100元,最終能夠送到需要人的手上,可能只有一件或是1元,因為先必須先養活整個產業和上下游才能讓所謂的「善心」發生。那你要不要捐?你捐了,可能因為先養活某些人、破壞了當地的平衡和真正需要的發展;你不捐,哪些真正需要的人可能連一件衣物或是1元都拿不到。

在肯亞當志工的經驗,讓我更清楚,就算全世界的志工、金錢物資都送到肯亞,長期來說都無法真的對當地有幫助,必須要靠當地人自己站起來,才是根本之道,至於如何做到,這並不是我的專業。不過當時,我選擇回台灣,先從幫助自己的國家開始。

回到台灣後,我不會輕易捐捐款,除非我真的了解該組織的運作方式,或是基於自己的認識和信任負責人,花更多時間去做功課、研究絕對是必要的。

最後,自己還在努力的、也最難的,其實是我們每個人的消費習慣,多買一件衣物、奢侈品,還有日常生活中,多浪費的水和電。其實,這些往往都是轉嫁到土地環境、我們的下一代,或是只是運氣沒我們好、生活在地球上某一個角落的人們。

                                                               照片來源:本文作者提供

 

向上滑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