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士偏鄉學校當助教,看似簡單不簡單   

文—–老王 Chrissy Wang    2017-18瑞士長期志工

我服務的單位是烏茲納赫公立學校(Uznach Schule),靠近德奧的聖加侖區的小鄉鎮。因為我本身不是個老師,學校很看重教學資格,所以他們並沒有讓我只負責一個班級,而是讓我擔任助教的角色。也因為是第一次有外國志工來他們學校,一開始好像也不知道該把我放在哪裡。經過前三個月試水溫期,我的課表後來一週從4歲小朋友到15歲青少年的班級我都有參與到,排得非常扎實。10個月說長不長說短不短,雖然能了解到的有限,但還是能看到非常不一樣的教學面。

蕭伯納(George Bernard Shaw,1856年—1950年)曾說:「那些很精於做一些事的,就去做該事;而那些甚麼都不精的,就去敎書好了!」。這說法應該會被很多瑞士的老師狠打臉,這裡有的老師是建築師;有老師是比賽得獎選手; 有老師是藝術家,他們利用他們擅長的技能引導出學生的潛能。當中我最喜歡的班級是小學3年級A班一位老師叫薩賓娜的課。可能我後來的德文程度跟班上的學生差不多,比較能夠跟他們溝通,他們也變得比較喜歡我。每個禮拜都有一天會跟3A班去學校附近的森林郊遊上生物課,回來後接著德文課跟數學課。不管下雨、下雪…, 只要不至於打雷閃電或是天氣太惡劣都會去。一開始我覺得會不會對小朋友們來說太辛苦,因為有時候天氣真的很冷。有一次我問了她,薩賓娜對我說:「瑞士人很幸運的擁有個這麼漂亮的國家,也因為如此,我們希望從小就教育學生珍惜自己國家的美景,親身接觸並學會尊重大自然與之相處。」 後來發現班上小朋友們也早都習以為常,老師還會請學生幫忙抬重物跟分配工作,收集木材跟生火煮午餐。後來想想,之所以瑞士風景可以保持得這麼好,除了政府規範,跟國民教育有很大的關係。

薩賓娜也是位雕刻藝術家,教導學生知識同時她也推廣藝術人文。有一次教學生們製作娃娃,乍看之下好像就是美勞課,其實這是與另外一位老師安排的一系列課程——首先唸怪獸故事書給學生們練習聽力。然後小朋友們要自己想像畫下怪獸的故事情節,之後教導他們用布料、填充物製作縫合做出自己的怪獸。接下來會分組去後山森林尋找要的道具佈景拍照,然後用照片寫下故事,練習德文書寫,老師們會訂正他們文法。寫完後加上照片,最後裝訂完成一本故事書。完成後要跟班上分享怪獸娃娃跟故事練習口說。從頭到尾師長的角色就是適當給予協助跟改正,當中找出每位小朋友的擅長。看著小朋友們大聲唸出自己完成的故事書時臉上那興奮喜悅的表情,那種成就感真的難以形容。

偏鄉當助教,會英文也沒有比較吃香

我在做志工服務的過程也不是都這麼美好,一開始也信心滿滿的認為我英文還算不錯,應該排到什麼課都可以游刃有餘。事實上烏茲納赫跟我接待家庭這邊的人不太講英文,所以很多時候我都踢到鐵板,語言隔閡跟遇到的挫折遠比我想像中的多,雖然我很幸運有對我很好的接待家庭跟少數同事。

這邊日常對話是用瑞士德語,即便是英文課老師們還是以瑞士德語教學為主,也沒有因為我聽不懂而特別關照我,很多老師甚至對我從台灣來沒有太大興趣,對於文化交流趨於保守。還因為我德文程度質疑我在學校的用意,不過這也促使我快一點學好德文,這樣才對教學比較有幫助,當然這樣有給我要努力學德文的動機。可是一開始我的德文程度是零,就算再怎麼學得快,也不可能變得跟他們一樣流利。

在服務期間有誤會跟很多無奈感,孤立感也很感受很深; 更因為外國人的身份被不少學生排斥,甚至歧視,到後期時雖然情況轉變得好很多,但始終有被排除在外的感覺。所以結束後其實我也很欣慰,希望可以趕快回到熟悉的環境。

回台後的轉變

回來之後正經歷了所謂的反文化衝擊的適應期,很多事情已經有辦法自我消化跟接受,但有少數目前還在磨合中。回來後很想念「安靜跟空間感」,不是刻意搞孤僻。可能在瑞士消費高,我待的地方又算偏鄉,轟爸轟媽都有一定年紀了,幾乎沒有什麼夜生活,大多時候都是自己一個人,習慣獨處的我已經不太習慣熱鬧。很多時候我得想辦法找些不花錢的嗜好來度過日子,像是騎著假踏車去某湖邊,爬個小山。相比之下台灣人口多,都市化比較平均。消費沒那麼高,人與人之間的距離變得近多了。也可能是一年都沒有見到海洋,想念大海的慾望變深了,又之前都在被大自然環繞的環境下生活。天氣一好就想約朋友去海邊游泳,走沙灘,放空看夕陽看海!

因緣際會,回台後我變成了輔導員的角色。想趁著我記憶還鮮明,提供給我輔導的志工一些想法,讓他知道他正在經歷的我可能並不陌生,多少有點寄託減少點孤寂感,比較不會無所適從。能幫助多少我不知道,但想藉由這樣角色的對換讓我看的方向會不一樣也可以多一些新的認知。就如我在服務期間學校的學院長跟我在瑞士的輔導員對我說的:他們年輕時ICYE志工服務的那一年改變了他們不少,如今他們希望能多少盡他們所能回饋給不論是協會或是志工們些什麼——賦予一個傳承。

自從回來之後也經歷了所謂的反文化衝擊的適應期,正面跟負面的事情都有發生。要說我哪裡不一樣了——我現在跟人吃飯比較少盯著手機看,想陪伴時要聊天就聊天; 要獨處時就讓自己靜下心來享受跟自己相處,不想去或不必要去的社交場合我就不需要出現,更多時間留給自己跟重要的人,我想這是我改變比較大的部分。

 

很慶幸有這個機參與到ICYE的長期海外志工計畫,謝謝讓我擁有不一樣的人生際遇的各位。

Synergy Village位在距離著名的蘇黎世湖旁,園區內有石窟、瀑布、溪流、池塘、花園、農地、穀倉和瑞士傳統房屋。園區提供舒適的空間讓訪客在此進行文化交流、社交等活動,例如租賃住宿房間與活動空間給各式各樣的工作坊、企業,有時也會有私人聚會、或園區自行舉辦的活動會開放給大眾參加。同時由於擁有珍奇的自然景觀,也是瑞士人與外國人喜歡在此相聚的地方。

如同莊園名稱Synergy(協同效應)所代表的意涵,Synergy Village致力於為園區、以及到此造訪的有緣人創造雙贏。

例如,參加此計畫的參加者,在工作時付出勞力與知識;而在給予的同時,也獲得珍貴的機會得以在Synergy Village學習新事物、建構新創意、融入未接觸過的社群及認識來自世界各地、各專業領域、各有不同故事的人。

參加者在Synergy Village將會成為社區導向文化計畫(Community-based cultural Project)的一份子。在園區裡,每一個人都可以是非常有創造力的,可以盡情嘗試新事物、並互相學習。

因此,Synergy Village非常歡迎參加者帶著自己感興趣的專案或工作來到這裡,並在工作後的閒暇時間和本地人及來自世界各地的同好互相交流討論,以撞擊出新的火花。

參加者服務內容
  • 戶外環境維持
  • 園藝工作(照料菜園與花園)
  • 創作與裝飾
  • 修繕輔助
工作時間
  • 起始時間:8:30
  • 休息時間:12:00-13:00
  • 結束時間:15:00
  •  
  • 工作期間:1-4個月
申請資格與費用
  • 年滿20歲
  • 英文口說流利
  • 對勞力工作與戶外工作有興趣
  •  
  • 活動費用:新台幣31,000元
  • 費用包含項目請前往FAQ
工作地點
  • Synergy Village位於蘇黎世區的Feldbach
食宿安排
  • 宿於Synergy Village內的宿舍,與2-3位其他參加者共用房間
  • 宿舍有2隻友善的貓
  •  
  • 提供飲食,多為素食
申請方式
  • 請前往填寫報名表
  •  
  • ICYE 台灣將於收到報名表後 3 日內與您E-mail聯繫,若無請來電確認
  •  
  • 更多詳細資訊請上ICYE 官網查詢

向上滑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