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文:ICYE交青輔導員——蔡秀敏

     對Katherine的第一印象是,覺得她總是微笑著,也很健談,記得第一次交青與輔導員見面時,因為是在咖啡店,她就滔滔不絕地分享咖啡對於宏都拉斯人有多重要,也很熱情地打開手機相簿向我介紹她的家人。  在那之後,我發現她除非是自己真的需要幫忙,否則她不太喜歡麻煩我,是個很獨立自主的人。 這三個月來我大概只有幫忙她找游泳池和辦預付卡、買手機而已。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當輔導員幾乎都帶到吃素的交青。  一開始會擔心他們會不會覓食困難,到現在其實很放心,因為在台灣吃素真的相對於他們的國家方便許多,而也要去市場買菜自己下廚,也是很方便的事。  目前遇到最大的食物文化衝擊,大概就是「豆子當甜點」這件難以置信的事吧,因為在中南美洲,豆子是跟正餐一起吃的主食,所以是鹹的。  說是這麼說,但她還是接受了台灣豆子是甜點,而且覺得很好吃。

 因為她說喜歡健行或是自然環境的地方,所以剛好後來也有機會約她中秋節到西港烤肉,還有週日去玉井走走,也因此有機會多聊天相處,後來甚至發現她講了一口流利的法文,覺得好厲害啊!  雖然Katherine比其他志工晚抵達台灣,沒有體驗到ICYE語言營的活動,卻也因此很自發地去成大外語中心上課,每個禮拜半天的時間,也在那裡認識其他國家的朋友。 

     也許因為年紀的關係,跟她聊天時會覺得她很有想法,甚至她也會開始考慮過了這一年,回到宏都拉斯後要怎麼開始工作和生活。  而眼前的志工服務活動,她也非常投入。  一週五天,每天要去不一樣地點的單位服務,且不像是學校單位那樣規律,Katherine很樂觀地認為這是好事,因為在不同單位,她可以藉由通勤去探索更多地方、可以認識不一樣的工作夥伴、還能夠跟不同年齡及不同需求的服務對象相處。  我覺得「樂觀」這一點,是她很大的優點。   我最印象深刻她跟我分享的故事,是每個禮拜三跟小小孩的工作時光,通常這天會是她最筋疲力盡的一天,因為小小孩的精力像聚寶盆一樣,永遠滿格。  而其中有一個總是不願意開口說話的小朋友,卻在跟Katherine互動的過程中,模仿她說西班牙文開口說話。  雖然是很簡單的一些字,但也許這個截然不同的語言讓他好奇,並出於好玩開口模仿。

     目前Katherine因為是搭公車往來服務單位和接家,不是很方便,因此還沒有探索到更多地方,期待之後有了腳踏車代步,可以發現更多有趣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