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Doris Chang/張雅鈴/ Volunteering Matters 2012-2013赴英國長期志工

志工經驗反思:那些service user教我的事

    歷時一年(或精確來說是11個月)的志工服務中,可稱之為收穫的成份,族繁不及備載,對一個脫離原有生活軌道在異地從事非典型/非正式工作的人來說,一呼一吸之間、一舉一動之際,都可能開啟新的發現。由於收穫之豐富可能有些龐雜,彼此之間也不必然有所關聯,我便嘗試以列點方式呈現這些反思,希望在亂中仍有些許軌跡可尋,供讀者一起思索。

 

從做中學習

我所參與的V方案與C方案實際上所進行的活動,幾乎都是我在台灣不會有機會從事的事務:V方案中有大量的戶外活動與身體勞動,而C方案則是很貼近服務使用者提供各種不同的生活協助。從全然陌生開始一步一步跟著做,讓我逐漸脫離對這些新事物既有的困難或簡單的想像,沒做過的,學起來了;以為再簡單不過的,可以做得更細膩、踏實,更符合個別需要。

跳脫舒適圈,足以顛覆自己

接著上面第一項再多說一點,V方案底下的小方案都是戶外工作,讓我有很多機會跟大自然共處,享盡了東英格蘭鄉間優美的原野景緻,回想起來真覺得奢侈。戶外工作也跟天氣、交通安排緊密相關,英國天氣詭譎多變本來就是戶外工作的一項挑戰,在大眾交通不頻繁的鄉村地區,在各地通行往來得仰賴詳細的規劃,以及足夠的耐心和體力。如果我沒有選擇來英國做志工,如果我沒有被安排到這個方案,我可能沒有機會知道我能夠做到這些事。原來,試著跳出自己習以為常的生活圈或舒適圈(comfort zone),可以遭遇到這麼多顛覆自己的事,超越對自己的想像。

增加社交互動的機會,避免人際疏離

V方案和C方案都很希望透過鼓勵我們的服務使用者藉著進行志工服務,創造更多參與當地社區生活,以及與他人接觸的機會。雖然在英國感受到的社會對待身心障案者的整體氛圍較台灣好,許多公共設施如公車、公廁的無障礙設施都蠻完善的,大眾的態度也大多很和善(不知是否跟在鄉村小鎮有關),但身心障礙朋友相較於一般人仍面臨較多阻礙(身體或心理的),我也曾經在跟著小艾出門時,遇到一些青少年的嘲弄和挑釁。

把大任務切分成幾個部分,每一個小部分都很重要

陪伴不同的服務使用者會發現,穿越學習障礙的類別標籤去接近一個人,才會有機會更細緻地看到他/她所擁有的優勢和弱點,藏著哪些待開發的可能性。一般人習以為常的某些舉動/任務對他們來說,或許很難一口氣輕而易舉地完成,但跟著他們做事才知道,他們不是全然做不到,如果把一件事情拆解成幾個小部份,他們或許只是卡在其中一個小地方,只要適度地推一下,就可以繼續前進,不至於全盤放棄或被某定,能夠幫助他們看到這些,並且給予肯定,對他們來說就是很大的鼓勵。

社會福利系統的橫向資源連結較佳

就我自己粗淺的觀察,這個老牌的社會福利制度國家,雖然也面臨財政緊縮,但整體來說仍維持對社會福利制度的重視,至少在不同社會福利系統之間的連結是比較緊密的,大多數身心障礙者比較不需要在爭取各項福利補助之間奔波,能獲得較為整體的照護。

需要被給予機會;提供支持與協助,但不是替他們做

C方案與V方案都以協助服務使用者更能獨立自主為原則,避免過度保護。簡單說就是秉持「給他魚吃不如教他如何釣魚」的精神。我們在一旁陪伴、鼓勵、支持、協助,相信她可以獨立,但不是幫他做。在實際協助過程中經常感受到,很多時候「要忍住不幫他做、不告訴他答案其實比直接幫他做還困難」,雖然我還沒有生養小孩,此時似乎體會到為人父母所會經驗到的掙扎。但我更相信陪伴才是給孩子最大的愛,因為不論再怎麼擔心自己的孩子、再怎麼希望他過得好,那終究是他的生命,父母是沒辦法替孩子過他自己的人生的。協助他去探索、提供他選擇,並且讓他覺得自己很重要,比較不會輕易放棄自己。

關於「助人」這件事,很需要運用同理心

亦即,試著站在對方的立場設身處地,了解他/她真正的需要。有人說:「助人是最自私的行為」,的確,如果助人者使基於想透過助人行為獲得自我良好(我做好事)的感覺而幫助他人,這樣的助人行為本質上還是自利的,而且所做的可能不是對方真正需要的。不時提醒有意識地提醒自己儘可能避免讓這些好意淪為「自利式的幫助」。

限制、特殊VS.獨特

我參與的方案所做的,是試圖在我們的服務使用者看似不能之中看見其擁有的,挖掘他/她的可能性。亦即,是以比較正向的角度,看到他/她可以做什麼,鼓勵他/她去發展,而不是跟大多數的亞洲文化思維一樣,先看到不足或不能,拚命地去補,始終在追趕,始終覺得不夠好。

給出與獲得之間,是雙向相互回饋的過程

服務的過程中,我不一定可以很精確地說服務使用者有什麼樣的改變,畢竟人的改變往往是需要長時間的累積。但督導告訴我說,小艾參與方案五年多了,在參與之前,她是連出門都不太敢的,到現在能夠在我們的陪伴下把自己帶出門做志工,我們願意為一個人的改變給出這樣的機會和用心嗎?不論如何,我能肯定的是:我被改變了。服務使用者教會我的,可能比我自己以為給出的要來得多。

「時間是你可以給其他人最珍貴的東西」

這樣近身陪伴的經驗讓我體悟到,沒有什麼比「願意給出時間陪伴另一個人」更珍貴的事了。

志工的多元發展

只要有心,想要為一些人、一些事付出自己的時間和心力,不論去哪裡都好,很多事都可能成為一種志工服務。或許可以說「無處不志工」吧。

冒險過後,然後呢?

志工一年,不僅僅是去放空爽爽過,也不是不事生產(沒在工作賺錢)的空白年。志工經驗已經成為生命的養份,讓我更有勇氣面對接下來的未知與挑戰。同時,也希望藉由經驗得分享與傳遞,使有心從事志工服務的人更勇於把自己帶出去。

志工經驗與助人專業工作的結合

因為我個人的工作是助人相關專業,期待之後能嘗試結合我本身的心理諮商專業,從事更多與協助身心障礙者有關的工作。另一方面,也期待從事志工訓練方面的工作。

 

同場加映:志工番外篇

** 那些英國人與英國事:在英國過生活 **

    英國是一個處處可見新舊交融、並存,且在紛雜中擦撞出和諧感的奇妙國度,不論是大城或小鎮,各有各的迷人風貌。初初在小鎮生活,我就從自己習慣不已的快速行走中,察覺到了我在慢生活時區把時間走快了的那種格格不入。於是,試著喚醒蟄伏於內的慢活因子,與小鎮的節奏同步,這才更體悟到要把「生活」過得有味道,需要讓自己更投入那些簡單的日常:食衣住行和玩樂之中,才能重新咀嚼和品嚐狼吞虎嚥中錯過的滋味。

    英國的飲食即使不算惡名昭彰,也還是難逃被譏嘲的命運,但我懷疑我可能有英國人的舌頭和胃口,這一年在”吃”方面我幾乎沒有什麼不適應,反倒是體內的麵包魂找到了歸屬,更適得其所。不過,有時仍不免想念台灣的食物,台灣親朋好友們「空投」的食物,以及到劍橋亞洲食品專賣店搬回來的食材,給了思念最好的慰藉。英國天氣的奧妙不是第一天聽說,但待了一年更可深切體會。英國的天氣,總讓人有話可說,不知道跟英國人聊什麼的時候,把天氣搬出來說是個不大會出錯的選擇。總感覺英國的天氣跟這個國家的民族性一樣有個性;以一層灰為基底,有時透出的陽光,可能下一秒又縮回雲層中,不停在晴朗與陰鬱狀態切換,雲彩變化萬千讓人捉摸不定。這一年的英國生活裡,也養成了一種不時仰望天空的習慣,總可以撞見不同的驚喜。不過,也得做好隨時迎接一陣雨的心理準備,開始和結束,都不會有通知,有個性的很,但伴隨出現的彩虹,或許是可以平衡這種不確定的小確幸,在英國期間,不知遇見雨後高掛在烏雲間的雙虹多少次了,雖然都只出現短暫的瞬間。

    這一年,我跟另一位CSV志工住在一間民宿裡,民宿是一位英國女士的家,位於小鎮邊緣,還記得我剛到這裡,德國室友帶著我熟悉環境的時候開玩笑說「我們住的地方就是小鎮最後一間屋子」,其實說得真是貼切,從火車站走到我們住的地方,要將近50分鐘,這一年這樣走一下來,我的行走功力似乎又提升到另一個境界了。這間屋子是傳統的鄉村住宅,除了有前後院,還有更寬闊的大片草地與後院相連,春夏的時候,從屋裡往後願望去的一整片綠色景緻,相當舒服怡人。主人養了兩隻小狗(兄妹),這也是我第一次跟狗狗同住,有時主人出門不在,會請我們幫忙看顧狗狗,像是倒飼料或放牠們到後院活動,或是清理牠們在屋子裡放肆的痕跡,所以,這一年除了學會跟狗狗同住共處,也莫名發展出了跟狗狗講話的能力,也算是一個意外收穫。

    英國的交通費用有名的貴,不僅在倫敦這樣的大城市如此,通行全國的火車、城鎮裡的公車費用,都相當可觀,但沒有車,得仰賴大眾運輸交通的情況下,只能儘可能藉由提早購買(英國火車票是浮動票價,提早購買通常有機會買到價格便宜許多的早鳥票)、購買特定折扣卡(符合某些條件)等方式省下一些費用。但對於這一年經常在英國境內趴趴走的我來說,算一算貢獻給英國國鐵的費用還真有點驚人。2012年剛好由英國舉辦奧運,每回到倫敦,總可以在大街小巷感受到奧運的氣息,也因此,當沿著記憶軌道回溯,停格在倫敦的時候,倫敦的街景總充滿濃濃的奧運風,這是專屬於2012年的倫敦城市印象。

 

** 旅行成為一種日常 **

    「這一年,我不是在旅行,就是在計畫旅行。」這是一句讓人又羨慕又嫉妒的話,連我自己現在讀來,都感到有一股氣從內心竄出,不過,也有一種踏實的釋然與滿足感;這一段將旅行收攏為日常的時光讓我充分體會到,當可以不疾不徐地,把自己帶出去這世界走走,讓靈魂有機會放個假,自由地去汲取養分,它被餵飽之後,就會告訴你該走的方向。

    利用平時每週兩天的休假,或有時幸運遇到國定假日連成的三四天假期,足以在英國境內的大城小鎮四處旅行。多次造訪卻怎麼樣也不膩的倫敦、著名的大學城牛津和劍橋,體驗威爾斯風味的卡地夫、莎士比亞的故鄉史特拉福亞芳、彼得兔的故鄉湖區、中世紀古城約克,或更北邊的蘇格蘭等,窺探了英國各地的不同風貌。有時是一個人說走就走的單飛行程,有時是與身處英國其他城市的台灣志工相揪同行,各有各的趣味。而每服務四個月可有較多天的假期,便是安排到較遠的地方或其他歐洲國家旅行的好時機,寒冬中北歐國家的聖誕氣氛與夢幻朦朧的天光,是一輩子難忘的美好。完成11個月的志工服務後,我跟一位在我慫恿下到劍橋修習語言課程的好友,還一起到其他歐洲國家旅行,或可算是一年志工服務的畢業旅行。感謝這些在陌生異地的大小旅行,讓我有機會遭遇到未知的他人,以及未知的自己。有機會再說旅行的故事吧。

 

後記:回訪英國

       答應將志工經驗寫下分享之際,恰巧是在回台灣四年,準備再度重訪英國進行一趟旅行的時候,生活中頓時又充滿了英國味;一邊回憶著過去的英國生活,一邊陸續接收到英國近來的不平靜(曼城、倫敦恐怖攻擊,倫敦高樓住宅大火慘劇),倒數中的英國行頓時更加五味雜陳。

    在回訪英國前完成這份紀錄與分享,像是複習一樣,那些以為被忘掉的又被召喚回來;回憶以一種優雅的姿態,向我靠近,邀請我(而我也無法抗拒)一起共舞,是小步舞曲吧。曲終,雖然終於能夠放下心中那份虧欠感,但「近鄉情怯」的矛盾卻油然升起,像是要赴一位許多不見的老朋友的約那樣。

    深呼吸,期待與英國,再來一個深深的擁抱。

  

攝於倫敦街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