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YE給我的禮物:學會捨棄

分享人: 林雅熒 2011/2012  瑞士

採訪撰稿:陳怡樺

除了出國留學之外,還有什麼方式能到海外生活一段時間,體驗當地生活,深入了解當地文化呢?

 

「透過國際志工交換計畫,到一個自己從來沒想過的地方。」一直以來,林雅熒有個心願希望能有一段到海外生活的經歷,但她知道自己對出國念書沒有興趣,還有其他的可能嗎?

 

一位大學同學透過ICYE計畫到肯亞當志工,讓她認識的另一種方式。林雅熒回想,「當時我正好在轉換工作的空檔裡,我到了肯亞找同學玩了一個月,那一個月,我和同學一起住在當地機構裡,我從沒想過的「國際志工」就這樣跳進了我的腦子裡,我非常確定這樣的形式就是我想要的!」可以有一段完整的時間待在海外生活,同時又有一份工作,完全符合了林雅熒的海外生活的條件。

林雅熒的服務單位是位在瑞士琉森的青年旅館。「受到當地語言限制,除了櫃台之外,其他青年旅館該做的工作我都做過,如房務、餐廳等部門的工作。」在青年旅館裡,除了不同國家的同事,林雅熒認識了很多來自世界各地的人,也和瑞士人同吃住同勞動。「青年旅館裡雖人來人往,但充滿了許多有趣的故事,每個人都帶著自己的心情和心事入住。」林雅熒談到,申請ICYE的長期計劃時,能選擇的機構不少,育幼院、安養機構、社福機構、打工換宿、劇團等都在名單裡,因嚮往體驗不同文化,最後選擇了青年旅館作為服務機構。

 

「參加ICYE計畫之前,我沒有去過任何一個歐洲國家。」多數人選擇以心之嚮往的國度,林雅熒選了一個全然陌生的國家,「多數人對特定國家有刻板印象,如一提到德國,馬上聯想到工業、工藝技術等,就連提到丹麥,多數人也可以直接聯想到安徒生童話,我試著想想,我對哪個國家的印象最淺最弱。第一個想到的是瑞士!當時,我還找朋友做了隨機測驗,問他們,瑞士人的官方語言是什麼?很多人回:瑞士語?錯!一般人講到瑞士可能會想到阿爾卑斯山、美裡的風景、很貴的手表、瑞士刀、瑞士巧克力,還有什麼其他的部分,是在台灣的我看不到呢?」

 

經過了長時間的當地生活,林雅熒破解也重新認識許多東西文化的刻板印象。林雅熒數不清被問過幾次:「你們(泛指華人)是不是都吃狗肉?」或「你們是不是都會功夫?」還有「亞洲女生講話很小聲,是不是都很怕曬太陽,亞洲人會吃一些奇怪食物,亞洲人很會吃辣,也很常吃有香料的食物。」總總刻板印象。林雅熒笑說,其實我也問過瑞士當地人,「瑞士人是不是都過得很快樂?」和來自不同國家的同事一起工作時,也是認識該國人的民族性的最好時間,林雅熒說,「遇到不同國家的同事,就調整一下工作節奏,比如,和德國人或瑞士人一起工作,一開始的準備工作比較扎實,中南美洲的同事一起工作,工作節奏就會鬆一點。亞洲人則是埋頭苦幹,有時連中午都不休息。」

 

@找回真實的自己

這一趟海外生活中,林雅熒也發現了那個在無形中被改變的自己。林雅熒從德國同事身上學到「有話直說」。她回想,德國同事曾經說,「台灣人很奇怪,明明覺得這樣不好,為什麼不直接對當事人說,反而繞一個圈找透過第三者呢?我回他,直接講可能會傷害對方。但,實際上,迂迴了一大圈後,事情並沒有比較好。」現在的林雅熒覺得,自己面對事情的態度也變得直接果敢一些。

 

以前的她總是把朋友的事情放在第一順位,一股腦兒地對朋友好,後來林雅熒發現,「顧好自己,才可能照顧好別人」也開始學會判斷重要、不重要的排序。以前的她覺得,所有的事情都要做到一百分、面面俱到。現在的林雅熒學會了「放棄」。問她,「放棄指的是什麼?」林雅熒說「和朋友不聯絡,算不算?」以前的她總是站在朋友的立場替想對方想,多過站在自己的立場想事情,現在,林雅熒發現,過猶不及都不好,自己過得開心很重要,才有正向能量關照身邊的人。

 

「原本我是一個是事前準備做好的人。」每次出國前,林雅熒會先寫一份完整的清單,從帶幾件衣服,到手帕、衛生紙都會逐樣寫下來逐條核對。記得第一次自助旅行到海外參加朋友的婚禮,「我現在也想不明白,為什麼當時我會帶兩套正式服裝、兩雙正式的鞋子,再看那時的清單覺得自己好好笑。怎麼帶了那麼多不必要的東西!」林雅熒提到,到肯亞找朋友時,朋友提醒,衣服需要手洗沒有脫水機,記得帶了一條童軍,曬衣服用。結果,到瑞士時,我也帶了兩條童軍繩去瑞士,這兩條童軍繩原封不動地回到台灣了。隨著出國的次數日增,林雅熒的清單只剩下「錢、信用卡、護照」三樣東西。

 

 @多一點好奇給自己

「悲傷的獅子」是琉森的著名點,距離林雅熒工作的青年旅館只要十分鐘的腳程「夏天天黑的晚,我常坐在獅子前發呆。聽著來自世界各國的導遊說獅子的故事。」林雅熒也發現,不同國的旅行團導遊介紹獅子的方式也很不一樣,歐洲團會介紹當時的歷史背景,雕刻家是誰,在什麼情況下雕刻了獅子的。然而,根據林雅熒的觀察,拜訪獅子比例最高是中國觀光客,但她最常聽到的介紹是,「這是這裡最有名的獅子,我們在這裡停留十分鐘,大家拍拍照買一下東西,十分鐘後集合,我們前往下一個景點。」坐在獅子前的林雅熒想,「如果我是那隻獅子,我真的會很悲傷。」

自助旅行是林雅熒很推薦的旅行方式。林雅熒叨叨地說著,「我站在獅子前想,為什麼獅子會在這裡?當時的時空背景是法國大革命,法國鬧革命又關瑞士什麼事?我開始找資料,才發現獅子的創作者竟不是瑞士人,那時的瑞士很貧窮,法國從瑞士招募了很多傭兵加入戰爭,當時傷亡的是士兵多為瑞士人,這頭獅子的意義在於祈願世界和平,也紀念當時因為戰爭而王的瑞士人。」在自助旅行的過程中,林雅熒看到了自己之前不知道的能力,也學到了很多新事物。

過往海外生活中,獲得的那些不經意的小改變,漸漸地滲透成了林雅熒現在日常生活裡的理所當然,更輕盈地面對自己和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