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羊正鈺 2012-2013 ICYE肯亞交青

「東非幾個你心目中所謂『需要幫助的國家』,包括肯亞、烏干達、坦尚尼亞、布隆迪、盧安達等國所組成的「東非國協」,已經提案要制定公約,從2019年開始禁止二手衣物鞋子通過慈善捐助或商業販賣的形式進入東非。」(https://goo.gl/xXfwh1

這幾年,台灣最夯的國際善舉恐怕就是「舊鞋救命」了,因為自己曾經短暫在肯亞當過9個多月的國際志工,我一直對類似的「捐助」帶著質疑,不願意說反對,但是在不清楚真實情況之下,我選擇不輕易相信。

褚士瑩說:「一個這麼顯而易見的好計畫,為什麼受捐助的國家卻想要立法禁止?」(https://goo.gl/WTX8o2

其實有不少朋友私下問過,以下就分享我的想法:

|非營利組織怎麼來的?

台灣人可能比較無法想像的是,我們的非營利組織,多數發起於社會上有錢、有閒的人,有的是透過宗教或教會,也有的是在退休後或是還有權力、影響力的時候,希望解決一些社會問題,而成立一個非營利組織,透過比較長期、穩定的運作,達到成立宗旨。

但是,在其他地方,卻不見得如此。

以我2013年在肯亞的服務單位(那是個非營利的特教學校)為例,在當了超過三個月志工之後,我才發現校長(是一個修女)在污錢。

怎麼發現的?因為第一學期結束後,校長無預警的解雇所有的物理治療師和特教老師包含學校工友,我進一步瞭解後才知道,大多數的員工資歷都比校長(約一年)還長,而校長的工作就是帶人來看學校、對外募款,不過善款進來到底有沒有花在學校,其實學校的員工們都很清楚,所以校長在站穩自己位置後就決定把老員工都fire,反正在肯亞不怕找不到新的老師和物理治療師,新找來的薪資還可以壓更低。真是一筆好生意。

這是特例嗎?並不是,同期一起到肯亞約有30多位各國志工,後來分發到各個不同地區的非營利組織,我們大約在三四個月之後,八成以上都發現彼此的組織用不同方式污錢,這就是事實,只是你要待得夠久才可能發現。

在台灣,成立非營利組織多半是真的出自於善意,當然組織久了在傳承和運作上或許會出現瑕疵。但是在肯亞,我看到的是,在法律上兩三個人就可以跟當地政府申請成為非營利組織,之後就可以用各種方式公開募款、要資源(不敢說全部,但是卻佔了不小的比例)。

而世界各國,也很配合的源源不絕送出志工、物資和金錢,間接或直接造就了當地的非營利組織「產業」,因為,這的確是一筆好生意。

|你真的了解當地嗎?

「非洲」有多大?總共超過50個國家,多數台灣人恐怕連10個都叫不出來。

光是「肯亞」的面積就有58萬平方公里,大約是台灣的16倍大。即便我已經去過不少地方,從東部最大城Mombasa、世界遺產小島Lamu,到最西部的維多利亞湖畔的HomaBay到Sindo,南部某些光觀景點去過,佔地最廣也最貧瘠的北部我自己也沒到過,才9個月的時間,我也不敢妄言了解當地。

在我住的地方,是肯亞首都Nairobi的郊區,離市區沒塞車大約30分鐘車程。不過在住的地方,我不時會看到有當地人身上穿著台灣某某高中的班服或是運動服,到附近的傳統市場(如圖),更可以看到到處在「兜售」的二手衣物攤販,你沒看錯,二手衣物在當地可能是拿來「兜售」的。

為什麼呢?試想一下,一箱又一箱(甚至是用貨櫃)的物資到了當地,是誰在接收、整理、分配、運送?

在台灣,或許有什麼重大災害,登高一呼會有很多人願意當志工,但是在國外很多地方,這都是要靠商業的方式運作,沒有錢,誰願意幫你處理物資?沒有錢,誰願意把物資拿去給偏遠地區可能真的需要的人?所以為了「有錢能使人工作」,大多數的物資得透過大盤商、中盤商等等,轉手再轉手賣出去的。

這也是為什麼說會衝擊當地產業,有源源不絕免費的衣服鞋子送來,哪還需要工廠。而真正的工廠裡,用當地低廉的人力代工出來的衣物,則是再賣到「已開發」國家(像是美國還「好心」的提供關稅優惠),滿足更多人的「物慾」。

至於,那些「捐贈」到底能有多少送到所謂「真正需要的人」手上,我不知道,但是一點都不樂觀,這也是我質疑的,「重點不是台灣人怎麼捐,而是到了當地是怎麼處理?」

再說,不管當地運作狀況,又有多少人是看著「非洲」小孩沒鞋子、沒衣服穿、楚楚可憐的照片而捐贈,卻連照片是不是肯亞、在不在東非都分辨不出來。

同樣是肯亞,我一樣可以拍出一大堆穿著西裝、開著高級轎車、住著一個比一個大的豪宅照片拿出來。只是,恐怕無法滿足多數人對於非洲貧窮、落後、戰亂、愛滋病的刻板印象罷了。

|是解決問題,還是製造更多問題?

當時,跟我同時去肯亞的另一個台灣同伴,她是申請到Kibera(東非最大的貧民窟)的一個非營利組織,一開始,她的主管要求她跟台灣朋友、家人募款,她不願意,因為根本不知道那個組織做了什麼。

後來僵持了好一陣子之後,主管改為請她協助寫企劃書,她勉強同意了,企劃書大多是寫到歐美國家申請補助了,做了一陣子她才發現,補助來了後,大多進了主管口袋,組織的工作人員拿的是相對極低的薪資,最後才是拿一點點錢去完成計畫。(幾個月之後,她選擇換了服務單位)

舉個極端的例子好了:「今天申請到100萬美金進來,可能99萬進了主管口袋,剩下的分一點點給員工當薪資,然後買一些食物、牛奶發給貧民窟的小孩,再拍下小孩開心的照片,就可以寫一份文情並茂的結案報告書寄給捐款者,如此豈不是皆大歡喜、大家都好棒棒?」

這個例子雖然偏激了一些,但卻可以看到最大的問題,多數人在捐錢、捐物資的時候,根本不在乎到了當地怎麼運作。

就算今天有人想親自去看看好了,又能看多久?來一週、待一個月?組織就演一個星期、演一個月給你看就好了。更何況,許多好不容易到了當地的人,看了幾眼之後,就忙著到處旅遊、看野生動物、購物,所以當地組織根本不擔心。

到了最後,我們這些自以為是的「幫助」,是解決問題,還是製造了更多問題?(https://goo.gl/6KsVZ2

【後記】

本文並不是為了批評,而是想提供一個大家可以多元思考、討論的角度。

從個人角度來說,我捐了十件衣物、或是100元,最終能夠送到需要人的手上,可能只有一件或是1元,因為先必須先養活整個產業和上下游才能讓所謂的「善心」發生。那你要不要捐?你捐了,可能因為先養活某些人、破壞了當地的平衡和真正需要的發展;你不捐,哪些真正需要的人可能連一件衣物或是1元都拿不到。

在肯亞當志工的經驗,讓我更清楚,就算全世界的志工、金錢物資都送到肯亞,長期來說都無法真的對當地有幫助,必須要靠當地人自己站起來,才是根本之道,至於如何做到,這並不是我的專業。不過當時,我選擇回台灣,先從幫助自己的國家開始。

回到台灣後,我不會輕易捐捐款,除非我真的了解該組織的運作方式,或是基於自己的認識和信任負責人,花更多時間去做功課、研究絕對是必要的。

最後,自己還在努力的、也最難的,其實是我們每個人的消費習慣,多買一件衣物、奢侈品,還有日常生活中,多浪費的水和電。其實,這些往往都是轉嫁到土地環境、我們的下一代,或是只是運氣沒我們好、生活在地球上某一個角落的人們。

                                                               照片來源:本文作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