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接待家庭 – 陳妙齡

朋友眼中的我,經常會有出人意外的作為,有時她們會搖搖頭,有時會叨唸個半天,但唸了半天,我仍然我行我素。

譬如,背包上肩,一個人去流浪,又例如,我答應做國際志工的接待家庭。

 

關於做接家這件事,家人被告知後也就接受了,他們知道我說了就算數,但周遭反應的聲音卻很多:妳一個人住,還讓陌生外國人住進去,多危險;妳吃飽沒事做啊,英文那麼爛還跟外國人住;就算要接待妳也找個女生做伴,孤男寡女很不方便…。

在我的認知裡,其實事情很單純的:就恰好有空房間,且目前沒有太大的經濟壓力,所以可以無償提供接待遠方的來客,就這麼簡單一件事。我們不都自許是有國際觀的現代人嗎?那就該有世界村、男女平等、無種族歧視的基本認同吧!一開始,國際志工交流協會秘書,貞秀也例行詢問我的考量,我的回答是:若還有那麼多想法,那表示我不適合去做這件事,既然願意做接待,那我願意放棄選擇條件,一切隨緣、隨協會安排。我相信我的無條件會迎來善緣的呼應,而且,透過ICYE把關過,徵選而來的志工,該會是不錯的年輕人。

貞秀安排的第一位志工,是來自德國的華裔—凱華,半年多的相處,一切都那麼自然,他的父親還特地來台灣探視,那年的耶誕節和過年,收到很多遠從德國寄來的巧克力,增添很多意外的喜悅,我還應允去參加凱華的大學畢業式呢。

第二個緣是來自哥斯大黎加的俊達,我們互相摸索學習,建立可以溝通的模式,不管是比手畫腳還是翻譯機,妹妹說我的怪英文越來越流暢了,俊達也常轉達他母親、祖母、曾祖母對我的謝謝,說我把他照顧得很好,因為他長胖了。

其實外國小朋友比我們想像的獨立多了,所以我覺得,並不需要特意強加付出,有時我們的特別是他們的壓力,我們的應該是別人的困擾,只要以平常心互相尊重,就是愉快的體驗了。

問我當接家的心得?

那就是敞開心房和他們溝通吧,接受外來的他們,同時也讓我走入他們的世界,國際志工選擇來台灣體驗生活文化,接待他們,何嘗不是也讓他們來豐富我的人生經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