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余孟庭/ Volunteering Matters 2011赴英國長期志工

克格魯國家公園的象群

 

一萬四千公里有多遠

最近奧斯卡很紅的一部片“漫漫回家路”敘述一個印度男孩與家人走失,後來被澳洲的家庭收養,二十五年後他回到印度,找到自己的原生母親。

這是一部很感人的電影,談著找到自己與回到家的故事,去看的時候記得要帶衛生紙。

喔!抱歉今天我們講的不是電影,不是眼淚,是一個找到自己與回家的故事。

你有曾坐在車站大廳默默看著來往的人的經驗?

想著自己何去何從?跟這些人又有什麼不同呢?

我們都是這樣,進入車站,看好時刻表,走到櫃檯,以最快的速度,買了張車票,車來了上車,坐在車上,然後,到達目的地。

 

只是,這次的車票,是來回,去的是你夢想一輩子未曾觸及的國家,回程的車票,是家.

 

要買嗎?:)

2014年的那年,我度過了兩個冬天,一個南半球.一個北半球.飛過一萬四千多公里,在非洲大陸南部地區小到不行的國家,注意看,地圖上有個國家叫做史瓦濟蘭。

  史瓦濟蘭的冬日

                                                                 

夏季滿地的青草以及直曬的太陽,牛群緩慢的在路上移動,

 

行車閃爍著雙黃燈,不疾不徐的等牛群走過,牧牛人黝黑的皮膚,

在太陽下曬得發亮,手裡拿著一隻木棒,口中說的非洲當地文(sisiwati)

邊呼喝邊跑著跟在牛群的身後,一邊還微笑對車上的我們打招呼。

史瓦濟蘭生活寫照

那是什麼樣的地方呢?史瓦濟蘭是非洲與台灣邦交最久的國家,一個只有台灣三分之一大的國家,

人口大約一百二十萬(維基百科:2014年時,總人口1,268,000人)。

為什麼是那裡?說來話長,簡短的說,有一個小護士,一直懷抱著史懷哲的精神,想要為這世界付出什麼,

所以她參加了台灣醫療團,因緣際會的來到非洲,在這充滿神秘的土地上生活。


非洲的一切暫時太難訴說,若非當初不顧家人的反對,參加的志工,誰又想到這又為以後的我鋪上非洲的路呢?

不管是我,甚至家人,都沒有想過,我會遠征非洲,全是因為“志工”的經驗。

講到志工,就省略那些志工的條件吧!來說說你到底覺得什麼是志工?出發的動機對了,出去的時候才是對的.

如果只是想出國玩樂,還是別參加,這不是害了自己,而是你無法享受到旅行的輕鬆,因為志工還真不是一門輕鬆的課呢!

坊間目前有舉辦相關志工活動的單位很多,什麼是最好的我想只能自己一一去比較,例如,某某牌的化妝品很暢銷,

但是真的是不適合也只有自己先去摸索,才能知道啊!

我只能告訴你ICYE跟Volunteering matters 給了一個明確的宗旨—-長期性的,要簽約的。

所以這就是我選擇他們的原因。

 

回想那十個月,每三個月英國督導方面會評估,有志工大會讓同區的志工聚集,一起聊聊辛酸史,話家常,

還有自己不定期跑去找其他志工,順便遊玩,那時的人生,說輕鬆也不輕鬆,一時之間長大了好多,語言要進步,

文化要了解,有趣、新鮮,但更多的是“時間”的挑戰。

那時候我是在英國的南部執行一對一的志工計畫,也就是說,我的個案服務對象只有一個,朝夕相處,一開始再怎麼新鮮、有趣,後面都會變得枯燥,所幸,志工單位的父母親深知這點,便自願讓志工參加一期三個月的英文課程(住家旁邊有一所大學),就這樣,我也幸運地去參加兩期英文課,學英文,交朋友.(見上圖)

 

老實說,出身護理師的我,在執行一對一的服務,每天幫蘇菲翻身,餵她吃飯,唸英文信件給她聽,星期天陪她聽黑膠唱片,

有時與看護一起幫她洗澡,有時候陪她看看電視,日復一日,似乎好像少了什麼?還好,那一天,我收到由ICYE寄出的一封信,那封信,

是當時參加行前營單位要求我們寫給自己的一封信,收件的時間是半年後,當時覺得好笑,哎呦!那有什麼新奇!

半年後,還真的非常感動與新奇,因為當初寫了什麼早就忘了啦!

 

看著信裡面前半年的自己為現在的自己加油打氣,內心充滿了感動,莫忘初衷,是那時候不斷提醒自己的一句話,莫忘初衷。

從那個時候開始,學會慢下腳步去體會生命的一切,早上的時候,從小小的窗外看路旁的道路,聽聽鳥叫聲,跟蘇菲在互動的時候,

我觀察到她眼睛周圍的細紋,那時她只有五十歲,卻患了多發性硬化症這樣的疾病,人是清醒的,雙手雙腳卻無法自由使喚,一天一天肌肉力量的流失,

也是生命的流失,我永遠記得,她告訴我,她從來沒有抱過她的女兒,在她出生的時候,她的雙手早已無力。

 

有時候我不懂老天爺的安排,因為,蘇菲沒有做什麼壞事,她跟我們一樣,這個答案至今無解,我唯一知道的是,老天爺讓我遇見了她,

走進了她的生活,要我用另一種角度去看這世界,要我去好好珍惜,例如,有時候我還是嫌棄自己的雙腿,怎麼不是又長又直?想到跟蘇菲一樣的人不計其數,

突然間,很感恩爸媽含辛茹苦把我養大,我才有能力出來實現志工的夢想,腿似乎只是雞毛蒜皮小事!

 

當志工,有時候施比受更有福,至今,我常常覺得很感謝那時候,不瞞大家,一對一的志工算是服務計劃裡面挑戰度較高的.可是因為這樣的挑戰,

反倒是蘇菲教我用不一樣的心情去看世界,讓我慢下腳步,去細細品嚐旅程中的變化。

回來台灣後,在職場上載沉載浮半年多,有一天投了履歷,錄用的原因有一半是因為公司看中我有當志工的經驗,當時他們說,

去那裡不容易,我們很不希望送了一個人去非洲三個月後他因為不適應回來台灣,對計劃本身有非常大的負面影響,就這樣,一年後我到了非洲。

 

在英國生活居住的經驗,當然無法與史國相比,但有趣的是,史國曾經被英國統治一段時間,突然間,兩者好像有了什麼共通性,

但曾經在國外生活的經驗,的確會幫助你在下一個國家適應的更快,

例如,你知道該怎麼樣找郵局、怎麼樣過馬路(史國是右駕喔!)、圖書館、甚至怎麼樣與人拉近距離.

去吧,你會在這些旅程上找到自己,然後,回到,

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