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曉得其他志工出國前是不是有先訂下些什麼目標?我的也許和其他人有些不一樣,最大的目標就是快樂而已。出國之前算是遭遇了人生最大挫折,每天都活在陰霾裡,想說這樣下去不行,加上從小就夢想能在歐美生活個一、兩年,所以就毅然決然地出發去英國了。

.  當然出走前也耳聞國外生活不是那麼好過,可能會遭遇很多挫折,所以也先做好心理準備,結果沒想到一切比原本預期還順利很多,不到一個月就找回了快樂,而且之後遇到愈來愈多美好的人事物,常常有種身在夢境的不真實感。當然多少有遇到不順心的事,但除了看醫生真是惡夢一場不願再提外,其他幾乎都微不足道。

  當志工這一年是住在一個離倫敦不遠的純樸小鎮裡,工作的中心主要是在照顧有學習障礙的人,我們將服務對象稱為客戶,客戶從十幾歲到老人家都有,學習障礙的程度不一,有的嚴重到沒辦法說話,還必須坐在輪椅上,有的則幾乎看不出來和一般人有什麼不同。我很喜歡這些客戶們,覺得他們很純真,和他們在一起很開心,每天工作大多就是陪他們玩而已,在英國每天都像在度假般。有一次同事帶吉他來,大家開心地彈吉他、唱歌,忽然覺得不管外面如何紛紛擾擾、多少苦難,但這一個角落的人們是這樣單純快樂,頓時有些感動,當然如果全世界都這樣和平快樂是再好不過了。

 

  有個英國同事問我台灣有沒有一樣的中心,我一開始回說有,但想想可能不太一樣,我對台灣相關的機構其實很不了解,但印象中對於有學習障礙的人,我們都會想幫助他們多學習、輔導就業等。當然我工作的英國單位也不單單只有娛樂而已,會藉由運動、遊戲、料理等等來幫助客戶,算是寓教於樂,對於想工作的客戶,也會從旁輔導,但對於沒意願的客戶,倒是不會特別輔導他們就業。

  看著這些客戶每天快快樂的來中心和大家社交、玩樂,下午再回家,雖然個人覺得這樣不錯,但撇去台灣的福利、經濟問題,總覺得同樣情形如果在台灣,似乎很多人會覺得他們還是可以去工作,而不是每天無所事事的。有一天,一個孟加拉志工突然問其中一位狀況比較好的客戶有沒有想去工作,客戶卻滿臉疑惑似乎無法理解他的問題。那時候覺得我們東方人的思維果然比較像,像這種文化差異也讓我覺得有趣。

  我也很喜歡我的室友們,室友們是來自不同國家的志工,雖然年齡都小我很多,所幸和他們大多感情不錯,一開始處在完全無任何親人、朋友的陌生國度時,這些室友們真的帶來很大的安心感。

  記得年紀小我最多的十八歲德國男室友,曾說過我open-minded,聽到的時候覺得訝異,好像沒人這樣形容過我,後來想想可能因為在英國只能待短短一年,想儘量嘗試很多事情,所以每次有邀約,就算有點遲疑,幾乎都還是會答應,覺得自己好像變成金凱瑞演的Yes Man,而最後也都有好結果,增加了許多美好的回憶。

以上照片由本文作者提供

本文作者 HINALIN 2014-2015 Volunteering Matters 志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