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首先很開心義守大學國際學院邀請我們ICYE來台德國志工Isabell和去瑞典當台灣志工陳又禎,共同參與圓夢講座。ICYE用行動證明這種對學生有意義的活動一定要不斷的延續下去。

Isabell因為對亞洲文化有興趣,在經過德國ICYE的介紹之後決定以國際志工踏上台灣。在台灣實際生活幾個月,她看見了德國與台灣的文化衝突,進而去適應而了解。

她舉出了接近自己生活的幾個例子,例如在德國的車流量跟台灣的比起來相對少很多,而且德國對於交通秩序非常嚴謹,在台灣則是常常有人為了自己的方便而違規,加上眾多的機車到處亂闖,這讓Isabell感到不可思議且特別危險。

另一方面,台灣多色的廟宇文化跟德國的教堂比起來完全不同,這讓她尤其興奮,感覺特別新穎,甚至讓她可以沉溺在神秘的氛圍裡久久。而台灣許多店家24小時營業跟6點就關門的德國相較之下,台灣真的是方便許多。

P5180326當然也提到台灣最有名的文化-夜市,真的是非常熱鬧,不論是吃的、娛樂的全部應有盡有,她覺得是和德國她家鄉的二手市集、蔬果市集完全不同。最後很有趣的是她提到了廁所,在德國,全歐洲,只有一般的坐式馬桶,所以當她第一次看到蹲式馬桶時,覺得其形狀非常奇怪,不知道該怎麼使用,甚至怕會掉下去。其實大家都有聽過一句話是「台灣最美麗的風景是人」,但對Isabelle覺得除了台灣人很友善之外,其實有個格外不尋常的舉動,這是她在來台灣之前想都沒想過會遇到的遭遇。這舉動便是,很多人可能因為覺得外國人很新奇,不管認識或不認識,時常會要求跟Isabell拍張照,但真正的問題是,許多人在拍照前不會先跟她打個招呼並禮貌性地進行一點交談,而是在拍完照後一聲不說就走了,或其它路人在一旁竊竊私語評論她,這讓她有時感到很不自在。

當然也許有些人會說謝謝,但Isabell表示,覺得台灣人這樣接近她只為了跟她拍照,卻不跟她談話,試著去了解她,這種行為她覺得特別奇怪。

2大家應該很清楚,雖然Isabell只用了「奇怪」這種溫和的字眼,但對她來說,在德國,甚至對有些國家而言,這種行為想必是很失禮的。關於這點身為台灣人的我們更應該要注意一下。希望我們能讓外國人感受到台灣人的熱情,而不是過於熱情,或因為私心想拍照而去打擾個人隱私,而應該是尊重給彼此空間,讓彼此都能更能用心感受台灣這塊土地文化。

而另一個在瑞典的台灣志工又禎,她則是在高中最後一年,透過德國來台志工,認識了台灣ICYE這個組織,於是選擇了瑞典為冒險目的地。

P5180307在瑞典當志工那一年也深深感受到瑞典與台灣的不同。她認為差別最大的,是瑞典跟台灣比起來獨立且自由許多。在台灣,不少年輕人被父母禁止在大學之前交男女朋友,或是要篩選評論自己兒女的男女朋友夠不夠好;在課業上也要干涉讀的科系,不是以兒女的興趣跟意願,而是以家長自己評斷是否能在未來容易找工作賺大錢為原則;高職生在台灣被視為比高中生程度低一等,但瑞典卻是強調每個科系、每個高職學校教的技能都有其特有的價值。

其實有時父母干涉得越多,限制越多,是會糟蹋小孩養成獨立性的機會,也會失去自主性。

又禎也提到,對瑞典人來說,台灣人喜歡在他人的身材與外型上做評論與比較,這點很奇怪且失禮的。他們認為每個人生來外型就是不同,內在才是該注重的地方,為何要在這點上做評論且作為攻擊人的理由?

P5180340

在這短短一小時的校園分享會,聽到來自不同國家的兩個女孩,透過當長期國際志工,看見不同的文化,學習到從不同角度去思考事情,值得令人一番回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