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Chieh CHANGYi-Chieh CHANG

英國Volunteering Matters長期志工

 

曾經想,如果小時候的自己碰到現在的自己,一定會對自己感到陌生,在我的記憶中,我是個超級膽小的孩子,怕黑、怕高、害怕被拋下……,而現在,卻變成想去哪裡就去哪裡,究竟是怎麼演變成現在這個樣子的,我其實一點頭緒也沒有。

大學系上有短期交換學生計畫,不覺得自己有能力申請,但在室友的慫恿下還是一起試試看,於是懵懵懂懂到了英國待了三個月,三個月看似短暫,卻從此改變了自己對自己以及這個世界的一切。

三個月中,從朋友的跟班到自己自助一周的背包客,才發現意外跟錯誤是學習成長最大的助力,一口破英文的自己其實也可以做到好多事情。

大學剛畢業時,澳洲打工旅遊剛開始,看到一位朋友分享的網誌就好像去試試,我母親淡淡地表示,剛畢業沒有工作經驗又沒有積蓄,我清楚家人的擔心,就一個人跑到台北租房子工作,三年後則按照原定計畫到澳洲,後來到澳洲已變成一種趨勢,也沒有聽到任何反對的理由。

即便決定要去澳洲,心中始終擱著一個英國,有空閒時就會瀏覽一下英國的相關資料,後來因緣際會看到ICYE與CSV的資訊,心中盤算了一下大概的時間表,默默地決定下一件待辦事項。

十月下旬回到台灣,正好趕得上ICYE台南場說明會,然後就進入申請CSV的流程,中間回原本的工作單位短暫支援,等待緊張都不曾少,確定可以來到英國後又是一場混戰,短短時間內要申請簽證、機票、工作交接、搬家,撥出時間回家跟家人見面,最後那個月我的生活一團混亂,還好最終順利成行。

英國對我而言是陌生又熟悉的國度,第一次來的時候,有人帶我出機場搭火車抵達住宿家庭,六年後一個人抵達機場時,已經不知道該緊張還是興奮,不過一出機場就聞到熟悉的氣味,頓時有種安心的感覺,追根究底,我其實沒有太堅定的理由,我只知道我想回來英國一陣子,我想用我的方式再次體驗這個國家,於是乎,我回來了,即使別人不了解,即使有時候我自己也不了解,但無所謂,決定了的事情,執行就是了。

抵達英國的第二天,就開始跟著主管奔波、讀資料,與我同時開始的另外有兩位志工,來自美國與墨西哥,三個人一起很像是上課,雖然主管很嚴格,但有並肩作戰的戰友安心許多,家裡還有一個待了五個月的哥倫比亞室友,四個人相處相安無事,忙碌的生活就此展開。

Yi-Chieh CHANG-2我被分配到的工作單位共有六名志工,四名在CANTERBURY,二名在DOVER,服務內容是提供主要照顧者喘息服務,服務的時間從六小時到過夜十天不等,依服務家庭的需求為主,志工的工作基本上就是什麼都要做,代替主要照顧者的功能,個人清潔、給藥、備餐……等,唯一不被允許的就是侵入性治療(例打針),志工介紹到服務的家庭後,要服務的內容很瑣碎,也需要長期陪伴跟建立關係,基本上一整年該家庭都會是同一個志工,就算該名已經被預約,主管也不會安排其他志工替換,除非有特殊事件才會有例外,單位的經費來自SOCIAL SERVICE,服務的家庭毋須支付任何費用於預約服務。

主管是一位約莫六十歲的女性,管理志工服務大約有二十年左右的經驗,做事情很要求效率與規定,採取「嚴以律己,嚴以律人」的行事風格,我們服務的內容很細緻,主管會一再地核對我們的服務品質,提供建議與可改進之處,積極安排所需的訓練,所有的志工都必須清楚並明瞭當地社福之法規,並能對服務相關問題給予答案,在這個單位,提供服務的品質至上,雖然我們是志工,對主管而言,我們來到這個就是要提供服務,她提供一個學習的機會,基本上是雙方互惠的狀態,所以她以一般社會照顧者的工作品質來要求我們。

一開始壓力很大,總覺得不管努力再多都得不到主管的肯定,還好有一同生活的室友互相扶持,分享工作的辛酸,對彼此加油打氣,在被責備時透過朋友的鼓勵找回自己的信心,半年多過去了,因工作中發生的大小事件,對事情的觀感也逐漸改變,現在已能理解到主管對服務的堅持何來,也看到主管對於我們的協助與保護,主管花錢讓我們上標準的急救課程、注射流感疫苗、安排相關病症課程,生活中的大小事件主管都會表示關切,現在的我雖然很多時候還是會被主管第一時間的反應氣到,但對於主管的感受已不再是單純的畏懼與埋怨,而是帶著更多理解與支持。

經由時間而調整的不僅僅是對主管與工作的了解,與室友們之間的互動也是,剛開始彼此都在客氣的階段,相敬如賓,然而隨著時間流轉對彼此的了解也更加深入,又或者是蜜月期的表象逐漸剝落,一一地了解大家真正的性情,才知道是萍水相逢,又或者是一輩子的朋友。

六七個月後的現在,我跟墨西哥室友愈走愈近,我們總是理解彼此在想什麼,彼此的文化、風俗、飲食,甚至是國家發展的困境等等,幾乎是無話不談的狀態,也早早就約定日後相互造訪彼此的國家;與美國室友則是愈生活愈發現問題,在一般人的認知中,美國人是強權大國,經濟文化各層面發展都有極大的優勢,美國人自己也這樣認知自己國家,隨著密集的相處,感受到美國人高度的自我優越感,聊天時也清楚看到美國人以高高在上的觀點去思考事情,對於其他國家的文化貶抑而不自知,也不懂得同理別人的困境,原先很喜歡美國人熱情的態度,但現在就覺得一年過後,我們就會回歸到彼此的生活,也許永遠都沒有在見面的機會。

Yi-Chieh CHANG-3人與人之間的相處很值得玩味,也許是文化不同讓我無法理解某些人的想法,但也許是個人特質差異的因素,關係與互動本來就是無法強求的,合則來不合則去,隨著認識的人愈來愈多,我自身的觀察是,文化優越感愈重的人,愈不容易理解各種國情與差異,也很難對他人有同理心,甚至產生歧視而不自覺,我猜想到國籍也許是一個大問題,但只要懂得尊重與包容,就一定能找到共同的話題或興趣,創造更多互動。

類似的議題其實也在服務的家庭中發生,有些長者有著大英帝國的極度優越感,對於來自其他國家的人百般挑剔,即便我多次表示善意,仍然被冷淡對待,幾次之後我自己也決定就保持基本的服務,也不想強求更深入的互動關係,我想,頻率這件事真的很微妙,有些人早就第一眼見面就知道會有良好的互動,有些家庭則是需要提醒自己冷靜,這樣談起關係與互動好像很冷血,但我們無法要求自己去喜歡每一個人,別人也不見得有義務喜歡我們,服務家庭有時候真的很靠運氣,前一個志工覺得頭痛的家庭,可能是我最喜歡服務的家庭,這大概就是人與人之間奇妙的緣分吧!

我們單位的志工,每個人手邊大概有十多個固定的家庭,新志工來到用時間慢慢化解彼此的尷尬,逐漸產生信賴與感情,在這一年之中都會是同一個志工服務,我個人很喜歡這樣的服務方式,對彼此愈來愈了解才能產生信任,照顧者也不用擔心志工不懂得家人的需求,需要時就可以預約志工的時間,出門辦自己的事或度假,只是志工待了一年後需要離開,家庭又需要重新適應新的志工,這大概是接受我們服務的家庭們最無奈的地方吧!不過換個角度想,這些家庭也可以認識更多來自不同國家的志工,有些志工即使回國了也會與家庭保持聯繫,由工作關係轉變為單純的朋友關係也不錯。

Yi-Chieh CHANG-4當初來當志工的時候其實沒想太多,就只是單純地得知這個機會,因為喜歡英國然後就決定申請,比較搬得上檯面的理由則是來看看英國社會福利制度,這對於從事社會工作的我實在是再合理也不過的理由了,但自己也知道這理由其實只佔很小的部分,主要是方便應付別人的詢問,最主要的原因還是我想來試試,我一直相信不管做什麼都可以學習與體驗,所以當初得知我的單位不輕鬆,得知我的主管要求很高,即便有片刻的遲疑,最終還是決定來英國嘗試,我很慶幸自己決定堅持下去,雖然我的單位並不輕鬆,但我真的學習到很多,以前的我對於工作上的一切只會要求自己改進再改進,從來沒有想過是否合理,只會覺得是自己能力不足或努力不夠,但來這裡後,我學會爭取自己的權益,即使對我來說真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情,我仍然鼓起勇氣跟主管或室友溝通自己的需求,我自己可以很明確地看到自己的改變,學會看到自己的優點,學會放鬆與放下,學習向別人表達自己的觀感,我不知道一年後我究竟會改變多少,但是我知道自己永遠都不會後悔來英國當志工的決定,不管旅途過程中遇到多少困難與挫折,所有的經歷都是自己的,沒有絕對的美好或正確,只要相信自己並走到最後就足夠了。

備註:CSV已於2015年4月正式改名為Volunteering Matters

 

文章註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