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7 VM志工 蔡蔡子

大笨鐘、國會大廈、白金漢宮….坐在飛機上的我,正幻想著我在天空上能看到London舉世知名景點嗎?前頭的螢幕顯示我已在英國領域上頭。之前默默流下離家的眼淚已拋在後頭,急轉而取代的是興奮的心情。開始降落時,往窗外看到的只有因下雨而瀰漫著黃灰色的天空,覆蓋在倫敦上頭。什麼著名景點都沒看見的就滑入Heathrow機場。

這是我對英國的第一回憶,在2016年的5月初。即使15個月後(2017年8月),依然深刻記得當時的感覺。不是才顯露出激動的心情離開父母與所有親友,遠離家鄉嗎?!而現在已回到台灣 ,編織下一個夢想。

出了Heathrow機場後,很緊張地終於買了張 National Express的車票,很慌亂地找到要上車的地點。看著螢幕上的顯示,我的車會delay超個1小時。於是我寫了email跟supervisor說此事,她回信要我抵達後跟她聯絡。終於,就要出發去未來住上1年的大城鎮Swindon,也與世界級的大城 London擦身而過 。本以為終於可以稍稍放鬆2個小時,偏偏在高速公路上遇到車禍而塞車,使得我又比預期到的時間延遲了。車窗外的高速公路僅是延綿不斷地綠油油小山坡與幾棵在山坡頂上的樹。沒看到令人驚豔的「英倫風光」,有些小失望。

抵達Swindon後,逼著過度緊張的自己打電話跟supervisor聯繫。莫約10多分鐘後,一位金髮短髮俏麗穿著連身短裙,外型幹練的女士,也就是我的supervisor出現在我眼前。一直很擔心我的破英文被識破,而不敢多說話,所以我是特別的安靜,但沒有忘記要微笑。

我知道這樣很不好,快講話啊妳!妳不是說要來這裡突破自我的嗎?!心想…

以上就是我在英國的第一天,過度緊張、壞天氣、搞砸了自己的第一印象。(妳幹得真好啊!!!Well done!!!)

不敢開口講英文、發音也發錯(不是口音)、聽不懂而一直pardon、去超市ASDA連cashier問我需不需要「bag」,這字都聽不懂。那我改用自助結帳吧!日日在挫敗感中度過快兩個月,某日信箱中來了一封supervisor的email。看得我背脊都涼了。那是一封要我立即開口說英文的信,她給我一個月的期限,希望看到我的進步。否則,我必須離開這個project。

真是不得了了 ,馬上line給好朋友說這件事。她說:難道妳那麼快就要回來了喔?!

為了讓英文進步,立刻決定趕快找可以線上授課(透過skype一對一)的英籍英文老師。而沒有求助當時跟我同住flat英文超級好的哥倫比亞籍志工幫忙,因為我認為這是私事,不想打擾她的私人時間。下了班,就待在房間自己學英文,假日就去圖書館讀英文,只有上課時才講到比較多的英文。迫在眉梢了,才沒心情去欣賞「英倫風情」呢,連個電視、電影、影集都沒追。

我依然用著不太好的方式持續惡性循環地努力學習著,想讓自己留在這個project。心裡也覺得英文好難、永遠都學不完,難到覺得學校教的英文到國外生活根本沒多大幫助。我當時的英文能力,讓英國人誤以為我連最基本的Monday 到Sunday、最簡單的顏色、方向都不會。

前3個月沒有夢幻的英倫日子,總覺得自己的英文一言一句都被監視著。最後,到了決定去留的meeting日。我還沒開口就被VM主管告知很不幸地要離開這個project,並跟我說下一個project的內容。

我還是失敗了….

這艱難的3個月,不只是語言上的隔閡 、自己到銀行開戶(還要另外預約)、必須打電話到英國銀行解決刷卡問題、沒有網路的前2個月,需要網路時,就得抱著筆電到ASDA上網,甚至上英文課。這些在台灣都是跟喝水一樣簡單。看到大家都是成成對對的朋友或一戶戶的家庭走在一起,這景象總令我分外的羨慕。在被告知要離開這個project時,我不只懊惱而已,還時常想著來英國,是要訓練自己、讓自己更好的,寫給父母的信上也是這麼寫的。但自己卻把它搞砸了,覺得對不起父母對我的信任。「妳到底來英國做什麼!?」我心想。


我的第一個project,是按照每週supervisor排的schedule跑不同的地方服務。有3家失智症安養院、一家charity organisation、一家respite house,與ㄧ對一的陪伴。離開這project的前一週的某日,我在那名叫Open Door的charity organisation服務。下班前跟vice manager道別說我必須要離開了,因為我的問題。她給了我一個超級大擁抱,人在這脆弱時就是需要幾秒鐘的溫暖撫慰。她說了這對我不公平的話。但我清楚地知道不只是英文的問題,還有自己放不開的問題,supervisor黑臉角色也是正確的,讓我到適合自已project的placement。

到了要離開的那週。去Open Door當志工的那日,同時中午午餐時間必須要跟VM的主管透過電話,來總結這一次的project。所以我們通話超過了半小時,而我也才知道,我可以不用看到人的情境下聽懂英文及回答,而且對方也聽得懂。最後因通話太久,哥倫比亞志工催促我說大家都在等我。我從外頭的花園進門以後,看到的景象讓我萬萬沒想到。所有的人像歡迎見到名人一樣地為我鼓掌,vice manager開玩笑的說:妳有沒有覺得像super star !? 還有members為我做的祝福卡片與一些小禮物。這日一早,vice manager告訴我她們寫了email給我的supervisor,說她錯了!還說了我是很好的志工,她們會教我英文…等幫我說話的話,試圖要我繼續留在這個project。在異地,有人支持著妳,這感覺直到現在我還是感動不已,更何況當時!

誰知道,一句話 、一個擁抱、一個舉動,能對一個人有什麼影響?
而我也知道,不講話是會如何造成負面的作用。逃避的其實就是自己。(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