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依莎 ICYE 西班牙短期志工

第一次看到ICYE出現是大學時期,朋友知道我有出國夢,送給我的cheers雜誌上有滿滿的出國的方法。不論是時下台灣最流行的打工度假、還是可以靠學校幫忙送出國的交換學生或是AIESEC、抑或是當年比較少見的志工交換。

IMG_9900

約工作了兩年後,被職場生活壓的喘不過氣,想換個環境來生活。這個念頭在心中盤旋已久,鼓起勇氣跟家人提起這回事。不料,卻換來一連串的謾罵和不祝福。還記得出發面試前,我媽指著鼻子問我:你真的要放棄一切去面試? 現在回想,當時的我真的很稚嫩。因為幼小的心靈受打擊,面試時竟然大哭。買好機票準備出發前,媽媽還帶我去馬祖廟求籤。是的,我就是在這樣的傳統家庭出生。還沒出國前,開始了一場台灣式傳統的文化衝擊。

 

『原以為可以藉由旅遊或是志工生活找到自己,別傻了,可能是回來台灣的你卻更迷失自己。』在西班牙接受到一個截然不同的文化,有好的、有可學習、也有可借鏡的。剛回台的一陣子,以為西班牙文化可以套用在台灣上,反文化作用就在身上發酵。蘊藏在身上的拉力和衝擊,兩年後,整理出邏輯也漸漸發覺自己的興趣。

 

14359917_10154490796895960_2029045893_o

目前從事的工作為西班牙文和華語教學,去西班牙的短短三個月造就了往後人生的事業目標。利用以前在文藻所學的上課方式和西班牙觀察的文化差異與精神,帶入到語言的課堂上。這套教學不論在台灣學生、西班牙學生或是他國學生上都頗受歡迎。每次課堂中都是學習,透過學生的問題再反思:為什麼我沒想到這個問題。這非常西班牙式,在西班牙的小小孩最常問大人就是:為什麼? 

14348842_10154490794205960_261576721_n  14341449_10154490794140960_1798472593_n

前陣子youtube上播在新加坡工作的講座,其中一位分享者說到:「 當我從學校望去,看到頭包得緊緊的小孩的和穿著比基尼的小孩坐在地上一塊玩沙。開始思考為什麼新加坡比台灣小,可以包容彼此。台灣卻要藍綠鬥爭? 」這席話讓我感觸頗深,因為唯有突破原有的框架,才能看到不一樣的世界。這樣的世界會讓你了解對於我們的國家或自己能有什麼樣的成長和改進。你問我,出國重要嗎? 出國只是一個媒介,重要的是你準備好要突破自己原有的框架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