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7 VM志工 蔡蔡子

“ Remember to look up at the stars and not down at your feet. Try to make sense of what you see and wonder about what makes the universe exist. Be curious. And however difficult life may seem, there is always something you can do and succeed at. It matters that you don’t just give up.” ~ Stephen Hawking

 

    換過placement的我,驚險地度過初期兩個月的英國生活後,馬上開始戰戰兢兢的新placement生活。哪有空想家,滿腦子想的是我要留下來!花了近兩年的決定跟準備,怎能有這樣的結局。

    在新placement一個月後的第一次與新的supervisor會談,終於鬆了一口氣,可以繼續留在英國到離開日。會談前,深怕我的案主(以下稱A young lady)跟新的supervisor說我不適任這份工作。回頭想想,都是因為自信心低落的胡思亂想作怪。

    我的第二個placement是一對一的輔助一位腦性麻痺的女生,另外一位國際志工L與我輪值相伴,使得在這個屋簷下也有多國文化。住在A young lady家,不為是觀察英國人的生活方式好機會。或許我只看到一個英國家庭,不那麼準確。但每每看到A young lady的父母與A young lady的互動,其實還滿心生羨慕的。父母鮮少有負面情緒,怨懟。在A young lady遇到困難時,她的父母幫她做的是想方法,而不是只抱怨社會抱怨天,或對子女全套服務。從這對父母身上學到了很多。他們也是站在輔助的角色,不是樣樣全包,不會一天到晚無理地想著A young lady的安危。在彼此的關係中留些空間,週末假日她的父母就去位在別的鄉鎮的房子度過,每每離家前,把家中的冰箱食材都打包帶走。

    “ Thinking is difficult, that’s why most people judge” ~ Carl Jung

 

    到了英國,接觸到的都是家中有不便的人,我才知道了照顧者喘息重要性。喘息,並不是拋棄。為了放鬆,為了休息,為了還有自己的生活,為了走更長更健康的路⋯⋯

 

    日子久了,漸漸地我也與英國融合。喝各式各樣的茶包、與我的志工朋友喝點酒、學做烘焙、偶爾在附近的樹林遛狗、放假就規劃去幾個鄉間穿梭,幾座城堡走走⋯⋯

    日子走到了各處角落開始出現聖誕節的點綴,某日在email看到了一封一位台灣志工捎來的信。依賴性極重的我,一方面想要獨立,二方面怕自己說太多中文,所以一直都沒有跟任何在英國的台灣人聯絡。我猶豫地回信,但在英國已適應的生活,決定與這位在靠近Monchester服務的台灣志工見面。有些social phobia的我,實在有些擔心不知如何招待這位初次見面又要留A young lady家過夜的T志工。不得不折服流著南美洲熱情血液的L志工,每次有她哥倫比亞的志工朋友來訪,她總是盛情做飯款待,跟大夥聊天就好像已相識多年。當然這次也不例外!

    聽了她的placement是在一所shelter工作的故事,我從此再也不批判路上的任何一位遊民。因為大多數的遊民,都是從家裡暴力逃出來的。在旅途上會去聽佛道,做冥想的T志工,讓我佩服T志工周遊多國的從容,有我沒有的平和。

    而後我們好像把A young lady的家當自己的家了。熱情的L志工,在聖誕節前邀請了住在不遠處Warick的德國I志工。Gap year在國外當志工似乎是他們的文化,18歲的I志工,說她想知道以後大學想讀什麼而來英國當志工。這幾年(2015-2017),時常讀報導德國收留上百萬難民的新聞,總讓我不可置信。I志工說,她很高興她的國家可以收留這些難民。

    先前T志工email給我的同時,其實也收到了一位瑪前志工的來信。信上很詳細地說她要在過年期間來英國,所以她也代表ICYE來訪問大家英國的生活。瑪前志工是我在英國行前說明會時,非常真摯真誠地分享她英國的志工生活。我從來都沒想到會再跟她見上一面,我當然是不猶豫的報名在倫敦的聚會。在更熟識瑪前志工後,看到了她的堅毅與創造更多可能性。也在此會面後認識了幾位友人,聽了一些簡短的故事。在Facebook看他們的生命動態,屢敗屢勝,總是被他們的生命魂給激勵。

 

    此後,我才發現這場倫敦不到2小時的會面,是多麼特別。我們從台灣出發,因為不同的理由選擇到英國當志工一年,因為腦袋中有不同的夢,因為身體著了不安的靈魂。回到了台灣,聚在一起,述說只有我們這些沒走人生“標準線”的人親身的感受。

    這趟Gap year最大的收穫是在於價值觀的改變吧!記得第一個placement期,我在care house推著一位失智的老女士,坐在輪椅上的她說,她怕人家說她坐在輪椅上是因為她懶惰。有時我A young lady這朋友動作不便,而馬上去幫她拿個什麼做個什麼,這些她都能做到的事,被我的插手,或許也多少傷了她的心吧!我這個一直想讓別人看到我努力的人,別人看不到的奮鬥,以前我太膚淺就批判。

I would rather be whole than good. ~ Carl Jung

與其做好人,我寧願做一個完整的人。 ~ 榮格

 

   敬 所有我能到英國、能在英國認識的每個人,我想我有比較完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