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YE送給我的禮物:沙發衝浪的勇氣 

分享者: Izzy  2010/2011  CSV

採訪撰稿;陳怡樺

 「從沙發衝浪的旅遊,漸漸領會出沙發衝浪不只是旅遊的 方式,也是人與人之間故事的交換。」在《心,世界地圖》展 覽現場的一個角落,幾個紙箱並排後放上一床睡袋,床頭點 著暖暖的光,床上一本書床邊是一個風塵僕僕的大背包,兩 個杯子像是兩個話匣子一開就停不下來的老朋友。Izzy說, 兩個人席地而坐,靠著床,交換今天發生的事。這就是我要的感覺,也是沙發客最常做的事。


    在英國這一年,Izzy的旅行能量大爆發,平均每個月旅 行一次,足跡踏遍歐陸,加上申根免簽,讓Izzy走過十多個國家。走逛歐陸的經驗,打開了Izzy的視野,這一年的經驗 讓她感受到,台灣人的世界/視界有限,和其他國家的人聊 天時總會遇到話題有限發楞放空。某次遇到一位Transsilvania 的朋友,這位朋友很驚訝Izzy竟然知道這個地方,還知道 Transsilvania位在羅馬尼亞中西部地區的細節,Izzy笑說, 我去過,還查過一些資料。因為這些經驗,Izzy深信,旅行真是一個容易讓人聊不停的話題,而旅行也是開拓眼界的 好方法,她也會繼續的沙發衝浪,繼續走逛其他未知的國 度。


   「當沙發客時,感覺就像是去一個朋友家,而且是這輩 子還沒見過面的朋友,很熟悉但又素昧平生的感覺。」 Izzy說著。在英期間的所有旅行,Izzy都住在別人家的沙發。回想起第一次當沙發客的經驗,想起美食的Izzy說得意猶未盡。那一次是去義大利,那次的屋主是個羅馬大叔 ,也是經驗豐富的沙發接待者,他住在十七十八世紀的古建築,建築物外就是赫赫有名的羅馬大教堂,羅馬大叔的廚藝一流,晚餐讓人吮指回味無窮啊!說著說著披薩的香味 、義大利香料的迷人氣息似乎也迴盪著。
 

    記得那天羅馬大叔問,「有沒有特別想吃什麼?特別想去的地方?」「我在梵諦岡吃過一個超好吃的披薩?真想 再吃一次。」Izzy的回應激起了羅馬大叔的戰鬥力追問, 「是電爐烤的? 還是窯烤?」聽完Izzy的描述後,羅馬大叔戴上老花眼鏡拿出地圖說,「我們羅馬人吃披薩都吃窯烤的,在幸運之泉和教堂旁邊的巷子裡,這間披薩店一定要去嚐嚐看。」接著又輸人不輸陣地分享在地人的私房美味 ,好吃的冰淇淋和好吃的提拉米蘇,讓Izzy直呼,真想再去一次。羅馬大叔又分享了私房景點,原來教堂裡的壁畫 是米開朗基羅早年的作品,值得一遊。最後一晚,Izzy送了一支葡萄酒回禮羅馬大叔的熱情款待,大叔用葡萄酒入菜做了焗飯回禮。


耐心和同理是居家照顧的關鍵


       Izzy的工作是二十四小時的居家照顧,我和其他四位 全職的志工住在一起。照顧的案主是漸進性肌肉萎縮症患者,全身只剩下肩膀能動,其他部分的肌肉都在筋攣的狀態,因為案主的肌肉很僵硬的,工作中很重要的部份是舒展她的肌肉。

    「案主想出門,就打OUT;狀況差的話,大概需要五到十分鐘才能寫完,狀況好的話,三十秒就可以完成。肌肉是硬的,狀況不好時,手去按按鍵時會滑掉,我就要去拉她的手幫忙她,很努力地寫下一個字。當案主寫出第一個字母時,當班的志工就開始猜案主的心意,看到T就問是TEA嗎? 還是 TESCO?」案主用打字機和我們溝通,但每打一個字要花上很久的時間,那時我就去喝杯茶,或舒展 舒展她的腳部肌肉。這一年,Izzy學習放慢速度,漸漸地變得更有耐心,對自己和對案主生氣也沒有用。唯一變快的應該是推輪椅的速度,我現在推得超快超順手!Izzy大笑。
 

 每次的輪值以一天為單位,睡覺時就以子母機作為緊急聯絡,一旦聽到案主發出聲音,志工就要衝下樓問,怎麼了?Izzy笑說,如果有起床氣的人,應該不太適合這項工作,經過一年的磨練,也算是一種自我身心靈的提升吧。


    談到照顧案主的過程中印象深刻的事情,Izzy 說,儘管行動不便,案主很喜歡旅行。Izzy陪她一 起到德國旅行,探望曾經照顧過她的志工。那一 趟德國行,Izzy發現德國柏林的無障礙設施不太友善,「從機場到德國志工家,一般所需時間為兩個小時左右但她們折騰了五個小時到抵達目的地。」 


     原本應該是搭火車轉地鐵,再步行約十分鐘即 可抵達,豈料火車和月台的間距又高又陡,單憑隨行的兩位女生志工無法將案主連同輪椅一起扛上火 車,該站的火車也提供輔助斜坡,問了站務人員, 只得到「請等下一班車」的回覆,第一班列車就從眼 前開走。等著第二班列車的同時,下一個挑戰是, 下一班車的月台不在同一處,因此Izzy又詢問站務 人員,火車會從哪裡進站?待火車一靠近,站務人員又不知去向,該班火車也沒有列車長可詢問,只好望著火車駛去。好不容易等到第三班車進站,這班車已滿座,完全無法上車,只好再度看著火車開走。錯過三班車,一個半小時也就這樣過去了。當時 的Izzy轉頭對著另一名志工和案主說,「我不想再等了,我們回機場找計程車吧。」到了計程車等候區,一問才知道,整個柏林沒有一輛無障礙計程車。兩個小時過去了,看著周邊的乘務人員事不關己的 樣子,Izzy已經盛怒難擋,拍了桌子問,難道沒有任何辦法讓我們去我們要去的地方嗎?同行的志工和服務台人員查了好一會兒說,有一班客運可到。幸好這是一輛低底盤公車,有無障礙設施可將車體降低讓案主的輪椅上車 ,下了車推著輪椅走了三十分鐘,終於到了。Izzy說起那段荒謬的旅程,一切歷歷在目。

接下來的幾天,Izzy也發現,柏林的地鐵車站不是每個站都有電梯,她們想去柏林圍牆,必須提早在有電梯的站點 下車,再步行近一小時才到達;又或者到了轉乘站發現必須換月台搭乘,但只有特定月台有電梯,讓Izzy至今印象深刻 。這趟旅程也讓Izzy回到台灣後,留意身邊是否有無障礙設施,當身障人士使用沒有無障礙設施的火車站時,通常要提 早一兩個小時到站,透過站務人員的協助放下斜坡直接從鐵軌 上穿越,期間必須計算火車通過的時間,以確保安全。Izzy 也分享,不只是身障人士需要用到無障礙設備,有時推著嬰兒車的媽媽或提著大件行李的旅客也都是無障礙設施的使用者。

在英期間,Izzy一共與案主同行了三趟旅程,花上動輒 近十個小時才能抵達目的地,途中狀況百出,曾經遇過鐵軌結冰必須臨時換車,換車的過程中又遇上沒有電梯可通往出口,必須出動斜坡梯穿越鐵軌,或是月台和月台之間沒有電梯相連,動彈不得等狀況。過程中需要非常的耐心,常常錯過一班車,下一趟車靠站已經是兩小時了。「你的尿布濕了嗎?」案主笑著點點頭。「我等下要幫你洗椅墊 了。」案主也笑著點點頭。因為等候的時間太長,有時尿布過濕會外漏到裙子椅墊等地方。在英期間,Izzy也見識到英國對身障者的照護系統和福利制度。Izzy和案主也遇過一事,因鐵軌修整,全車的人必須直接從該地換搭公車到目的地,站務人員直接幫案主和Izzy租了一輛計程車, 直送目的地。


       那年,案主三十三歲,其實只比Izzy長五、六歲。轉個 念頭想,她一定也不願意自己這樣,她有靈魂她有自己的思想,但是她困在這樣的一個身體裡。工作時,不可以面露不舒服的表情,不要讓案主受傷。Izzy認為,這是一個工 作,是一個專業,我是來幫忙她的人,工作時屏除情緒、 其他的心思。談起工作中的挑戰,Izzy說,面對不是自己的 身體時,還是有些衝擊,需要幫案主換尿布擦拭等,一開始想像時,覺得應該還好,可以克服,但實際上,初看到另一個女生的私密部位,還會是害羞,後來要幫忙換尿布、處理尿濕、處理經期,甚至案主無法自主排便需使用塞劑,處理案主的排泄物,需要一點心理適應。


    對一般年輕人而言,居家照護不是件容易的事情,這一年的居家照護,有什麼影響?如果未來有 機會有時間,Izzy希望可以擔任居家照顧的志工。 為什麼要花一年的時間去當看護呢?Izzy說,「學 習新事物啊!說直接一點,這些居家照顧的工作以後照顧家人也會用得上。家人的年紀會越來越大,照顧家人時需要調適心情,現在經歷過,以後不會那麼無所適從了。」

 

 

(CSV現已更名為Volunteering Mat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