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YE給我的禮物:給自己一段空白

採訪撰稿:陳怡樺  照片提供:徐淑娟 1999/2000 比利時 

交換年一樣帶著日誌出國,在一開始日誌有許多留白

交換幾個月後的某一天,我往前翻著還沒出國前的日誌,

每週都是忙、茫、盲的行程,

最多是和工作有關(週末也是> <)

偶爾點綴著同學或朋友聚會,

我看不到我為自己安排的行程….

剎時我明白了,

以前的時間是被推著前進,而不是有意識的往前走。

交換之前日誌是填字遊戲被迫接受,

之後是賓果遊戲自由意志創造自己的賓果人生。

推開這一扇門,我從過日子學會過生活。

(Before&After創作展中,徐淑娟為作品寫下的註解)

圖說:「We are the ICYE family!」是徐淑娟最豐富的收穫!因為ICYE,與大家成為一家人,這一年一起快樂、生氣、嘆息、玩耍、Party 、喝酒和跳舞。

 

「是時候做些改變了!給自己一段空白」國中到大學一路半工半讀、從沒機會停下來休息的徐淑娟發覺,應該給自己一段中場休息。當時過了二十七歲的徐淑娟感受到來自內在的需求,「我不是為了出去而出去,我想要一段喘息的時間,我需要改變!」

參加ICYE的交換計畫前,徐淑娟是連鎖書店的企劃,日子過得比別人快,過著從每月選書到規劃下一季行銷活動的高壓日子,儘管養分很高卻也消耗很多能量,工作壓力大、緊張又緊湊,常常超時工作、假日也加班,讓自己的身心不平衡變得急躁沒耐心。當時的徐淑娟也意識到,自己的身心狀況已經到了瓶頸,需要休息一下。那時,她想起了一個輾轉聽到的故事,主角在廣告業服務,因工作壓力太大導致身心狀況不佳,選擇離開城市離群索居,當他的朋友拜訪他時,發現主角的心境狀態有了很大的轉變。生活環境、生活方式的確可以影響甚至改變一個人,這個故事讓徐淑娟興起了「暫停一下」的念頭。

這段休息的時間該留在台灣嗎?還是離開熟悉的生活圈?這個問題讓徐淑娟想了很久,她想,留在台灣不是辦法,放不下的事物太多,只會重複一樣的循環。搜尋資料的過程中,徐淑娟想起了ICYE交換計畫。和ICYE相識的過程說來有趣,「以前的室友曾接待一位玻利維亞來的志工,當時的我和她一起當地陪,陪著志工四處走逛,也在那時我知道了ICYE的交換計畫。」當徐淑娟開始著手準備申請時,也在心裡給自己一道練習題,練習不預設會遇到什麼事,也練習不預設目標的行程,一段屬於自己的單純休息時光。

「以前,我的行事曆總是被排得滿滿的,問自己,有哪些事是自己想做的?可能不到五件。不是工作應酬,就是朋友邀約,假日也依然以工作為重。」徐淑娟分享了一段剛到比利時遇到的事情,「期初聚會,工作人員問,聖誕節前要辦營隊,要去的人舉手!當時,我反射性地拿出行事曆問工作人員,可以先告訴我預計在哪一天嗎?工作人員驚訝地看著我說,妳還在過上班族的生活呢!」徐淑娟驚覺,我們似乎總在日常生活中被習慣馴服,茫茫然地重複許多循環和想法,過著類似的日子。以前的徐淑娟是過日子,卻不知道過得是什麼日子。在比利時交換的這一年,徐淑娟學會讓自己慢速地過生活,自覺地選擇自己喜歡的生活。

每個人可能是女兒/媽媽/媳婦,兒子/爸爸/女婿等各種家族身份或社會身份。在歐洲生活的那段時間,徐淑娟看見,儘管每個人有著多重的角色和身份,如何扮演這些身份和角色是由自己決定,而不是被決定,每個人都可以自覺地選擇自己喜歡的角色。在比利時,徐淑娟遇到許多當地的媽媽過著自己選擇的日子,扮演著自己想要的角色。她說,有位媽媽愛畫畫,即使身份從小姐轉變成媽媽,依然維持畫畫的習慣,持續用心地經營自己,而我的接待家庭爸爸是小商舖的老闆,下了班,他是一位業餘的舞台劇演員,儘管興趣不足以溫飽,但興趣嗜好依然不會被五斗米趕出生活。

經過一年的交換生活後,讓徐淑娟清楚地看見:我要過自己想要、自己選擇的日子。一年後回到台灣,徐淑娟對生活的感受變得不一樣了!開始有意識地在生活中嘗試改變。

回到台灣經過一年的嘗試,新舊生活模式的拉扯,徐淑娟對生活的疲憊感再次浮現,她想著,是不是該去旅行呢?還是再次「交換」呢?經過一番反省後,徐淑娟了解到,不一定在國外生活才能找到自己,不管在那裡生活、或那樣的生活,只要願意用心生活,就可以找回自己最好的氛圍和狀態,關鍵在於自己如何看待生活。「假日非必要,我不會排工作。我開始參加自己喜歡的活動,把自己喜歡的事情排在第一順位,賞鳥、看展覽、看電影,做自己喜歡的事。」徐淑娟想起一位認識很久的朋友曾說,「回到台灣後,某次他看到我的背影,他不相信那是我!以前的我走路很快,那次再看到我,走路的速度和步伐跟以前完全不一樣。」

圖說:「Ronny、Christopher和Julian是我最常一起瞎混的哥兒們!」有三個兄弟的徐淑娟總能和男孩子自在地相處。

 

 

語言不是障礙 態度決定一切

徐淑娟的服務單位是比利時規模前三大的文化中心,工作內容是協助各小組的交派任務,文化中心的業務分有成人教育、藝術文化、出版等三大組。擁有工作經驗的徐淑娟分享,「其實有些工作內容不需要語言也可以進行,關鍵在於態度和積極度。」剛到服務單位時,徐淑娟被安排協助換海報的工作,她問同事,「除了靜態的海報之外,館內還有其他宣傳管道嗎?」同事回,「之前曾購入跑馬燈設備,但會操作的同事離職,現在沒有人會操作,也就很少使用了。」徐淑娟向同事要了跑馬燈的說明書打算挑戰看看,豈料這份說明書,有荷文、義文、德文、法文,唯獨沒有英文。「我花了一個下午,按照遙控器上的指示編碼,一個按鈕一個按鈕的土法煉鋼,寫了一份使用示意圖。後來,編輯跑馬燈就變成了我的工作。」同事們也對徐淑娟的耐心佩服不已。

聖誕節時,徐淑娟接到了另一個的任務,裝飾一百棵小聖誕樹盆栽送給一百位清寒學童。「當時,我向服務單位要了三樣東西,羽毛、糖果、義大利麵等容易取得也便宜的小飾品。每樣小飾品各代表一種涵義,羽毛代表希望,糖果代表甜蜜,義大利麵代表富足。」當一百棵掛滿可愛小物的聖誕樹擺滿中庭,同事們都直呼:真是太壯觀、太了不起了!徐淑娟想,每個東西都需要纏軟鐵絲固定在樹上,每棵樹至少要纏三十樣小飾品,一百棵樹就有三千份小飾品,按部就班地工作,需要很大的耐心。那年新年,文化中心特別邀請徐淑娟在刊物上向大家拜年,她左思右想,決定寫春聯和大家分享中華文字之美,特別選了「一日之計在於晨,一年之計在於春」作為給大家的新年祝福。

儘管在語言文化都不同的異鄉,徐淑娟很開心自己擁有就地取材的臨場應變能力、也善用了自己的企劃專才,同時也很有耐心且細心的完成了服務單位交派的任務。投入ICYE會務工作多年的徐淑娟發現,經過一年的海外志工洗禮後,大家的轉變不太相同,比如有些夥伴的改變讓人感到驚喜,變得更懂事成熟、更懂得為他人著想,有些夥伴的改變則是內化成心裡的養分。不同於現下年輕人帶著許多熱情和理想去擁抱世界,回首十五年前的交換生活,徐淑娟想,當時完全沒有預期這趟旅程會將自己帶往哪裡,但當時獲得的那些飽滿的能量持續至今,餘韻不絕。

圖說: 1999年聖誕節,徐淑娟接到一項製作100份聖誕禮物的任務,最後她用了羽毛、糖果、未煮的義大利麵 Rotini,完成100棵聖誕樹送給孩子。

圖說:2000年1月,徐淑娟在服務單位的月刊上寫下給大家的新年佳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