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蔡嘉潾/ 2015年國際語言營台灣志工


申請、面試

       那年, ICYE語言營在招募志工。在因緣際會之下發現了這樣的活動,深入了解後我深深覺得很想成為裡面的一員,能夠跟外國人一起相處,一起生活,並且在台南就能體驗異國文化讓我感到熱血沸騰。雖然覺得自己的英文還很不足,不懂的英文字彙也很多,對自己的能力有些懷疑,但一切抱著非常想達成的心情於是毅然決然將申請表送了出去。
       在申請表審核後幾天順利的收到ICYE的面試通知,當下開心的在家歡呼,覺得成功了一半,但因為很害怕後來如果面試沒過會很丟臉,於是瞞著家人默默的準備去面試。
       在面試的一開始雖然感到有些膽怯,還好面試官們都看起來很nice,內容也比我想像中有趣,其中還有需要團隊合作去完成,完全不感到有孤軍奮戰的感覺,反而已經先想到如果面試成功的話周邊的人都有可能會是我未來的好夥伴。但在那個當下在想,自己若選上了,可以為這個團隊做些什麼?這樣的想法讓我有些驚慌,同時告訴自己一切都先保持著積極的態度去面對,不管有沒有通過,一切都是個經驗,說不定經過這次的經驗我比我想像中有用。

       於是,在一個下午的面試時間後,經過幾天一番有些煎熬的等待時光,我收到了ICYE的面試結果,當下心裡七上八下的打開我的mail,在得知自己通過面試的當下感到非常不可置信,我竟然成功了!

團隊
       回想到當初跟這群夥伴第一次籌備會時還很感到生疏。當時,ICYE秘書長-貞秀姊一一向我們介紹當年會來的國際交換青年,然後我們分配職務,隊長、副隊長、活動、總務、財務。因為台南地緣關係、加上我有機車可以使用因此我選擇需要幫大家準備餐食的總務,但營隊會活動的範圍其實是我在台南較不熟悉的南區,因此當天回家後開始蒐集資料、規劃三餐。
       在籌備會後因為大家各自分散四處,只能透過視訊或是skype上討論事情,一開始我們只能憑空想像,每位當語言營志工的夥伴們都是第一次帶這個活動,事情不像想像中順利,在視訊階段出現了隔閡,線上開會開始呈現鬼打牆沒有結論沒有重點漫長的會議,當下感到有些沮喪不知道該怎麼辦。後來大家決定約一天出來討論語言營的流程,經過一番歡樂的討論後,沮喪的感覺消失了,雖然還是有些茫然,但至少覺得能跟夥伴們一起解決問題。
       再見到大家是在為期兩周的籌備會,我們每天一起相處、一起討論、一起為我們的交青們練一段舞,雖然才認識不久卻覺得很合拍,好像認識很久的老朋友相當有默契。

(圖說:ICYE2015年產出的夥伴-歪歪,他是我們一起為活動中指引方向的親善大使)

初次見面
       隨著時間的流逝,交青要到達台灣的日子來臨了。第一位到達的交青是遠從墨西哥來的20歲少女Maria,初次見到她是在ICYE辦公室,當時她看起來有些疲憊,於是辦公室叫了計程車,兩位夥伴陪伴他一起去我們接下來兩周的住處-勞工育樂中心,而負責營繕的我,則替大家準備的一份晚餐。

圖說:晚餐後的UNO

文化差異、文化碰撞與衝擊
       對於要準備大家的膳食,剛開始每天都會悄悄觀察大家的用餐狀況,並斟酌食物量的多寡。發現大家可能還不太適應台灣的食物,吃得並不多,於是在語言營開始的幾天後晚上,我們向交青們詢問了關於用餐的問題。還記得交青跟我說食物很甜無論是什麼都很甜,鹹食、正餐都是甜的,還無法適應,但身為土生土長在台南人的我當時滿腦袋充滿著問號,到底是什麼食物在甜?每一個嗎?哪裡甜?另一方面,另一位提出了在自己國家用早餐的方式是食物會是冷的、外加一杯咖啡就解決了,因此一早食慾並不旺盛,並還有提出用餐時間、區間不同的問題。
       我永遠記得我當下的困惑和衝擊,我從沒想過竟然會有如此懸殊的差異,並且困惑我應該尊重每個人的生活習慣還是依然故我的準備,經過跟夥伴們討論、我自己的釐清與思考後,我還是決定放手去準備我覺得應該去準備的台食以及持續我們的習慣。我的想法是,今後他們必須融入我們的台灣生活,為了大家好,還是照舊吧!但真是上了一課。

       另外,德國組的男孩們曾問過我們,為什麼我們這麼愛拍照?深入了解後才知道,其實德國人很注重隱私,所以如果想要把他們的照片po上社群網站得先經過他們的同意才是有禮貌的行為呢!

課程
       我們語言營的中文老師正好是我的西班牙文老師–伊莎姊接。一起陪課才發現學習是可以這麼多元化有趣的一件事情,非常互動並貼近生活。
       還記得某一次才剛帶著大家的午餐到教室裡,就聽到我們的交青在練習議價。但我到現在還深深記得他殺價還一直挑釁對方騙人的樣子真的很滑稽。

圖說:每天的例行中文課

 

(圖說:語言營夥伴身兼課後中文小老師。)

 

(圖說:我真是愛死這讓他們崩潰到極點的聲母韻母歌。)

課後活動

圖說:一起在台南的夜晚探險吧!

       活動規劃上聽從伊莎老師的建議,不只是要快樂卻沒什麼獲得地度過整個營隊。於是在課後活動我們希望交青們能夠更貼近台灣生活,並讓這些寶貝們在脫離我們之後能夠好好地在我們國家生存下去,於是我們希望他們能學會想辦法讓自己就算不識路也能到達目的地,我們給他們線索卡,要他們自己去找到我們指定的地點。

(圖說:偶爾會聚在一起玩桌遊或國外版的殺手,現在想想每天都非常愜意開心)

颱風
       已經忘了颱風叫什麼了。只記得他毀了台南街道上很多行道樹,讓台南的街道風景看起來像廢墟,街上的商店幾乎只剩下辛苦的小七還在營業。
       那年颱風來得突然,打亂了ICYE原先的料理東西軍活動。我們只好在宿舍裡無所事事的度過慵懶的一天,這是他們在台灣遇到的第一個颱風,我們在宿舍門口感受颱風,才不一下子我們都變得超狼狽。
       但這樣無聊下去不是辦法,因此我們語言營志工們只好圍在一起討論隔天的活動,於是我們決定玩闖關遊戲,順便讓這些寶寶們複習一下中文,一整天在室內玩闖關遊戲幾乎快忘了颱風肆虐,只覺得那天過得很扎實快樂。

(圖說:志工們人生中的第一個颱風)

高雄輕旅行
       輕旅行是為了讓交青們能放鬆好好出去玩一天。這天,我們不上中文課、不複習中文,在語言營快接近尾聲的同時我們唯一需要去做的事情就是留下美好的回憶。時間總會在不知不覺的情況下默默的流逝掉,高雄的輕旅行也意味著分離的時間近了,但無論如何都要好好留下些什麼。

期末考&小天使揭曉&語言營落幕
       中文課的最後伊莎老師給這群寶寶們的一個小測驗,請他們為自己點一杯想喝的飲料。大家被分散在勞工育樂中心四處的飲料店,由台灣夥伴們分別在一旁錄影存證,才發現大家的中文悄悄地在兩週內的從什麼都不會到可以簡單溝通,當下真心為他們感到驕傲。
       最後一個晚上,我們撇開將即將分開的感傷心情,我們為交青們表演了準備很久的扇子舞表演,並請交青們找出這兩周每天寫卡片給他們的小天使。小天使特徵的提示卡被藏在我們房間的各處,若交青們猜錯,帥氣美麗的臉就要被亂畫懲罰。
       收到小主人的禮物真的很開心,希望當時每天擠破頭硬寫出的小卡真的有鼓勵到他☺

圖說:收到小主人的禮物<3

台灣志工的小默契
       雖說語言營每天都過著相當充實開心,但實際上大家各自都有分內的事情需要去完成,我真的很喜歡如果遇到問題大家會互相幫忙解決問題。我的職務是負責花錢買食物,晚上常常在嘻嘻哈哈的,一天結束後開始跟財務對帳,或者是討論一些事情,我總覺得還好有他,常常大半夜我們還在一起弄東弄西,雖然兩人眼皮都要掉下去了還是堅持把一切完成才去睡覺。
       其他夥伴也都很可靠。在這段期間大家同心協力去解決很多問題,每天一起講瘋話、一起完成語言營的每一天,從原本的陌生人到變成超有默契的好夥伴真的非常得來不易,還好當初的決定,讓我能遇到這群人。
       若我錯過這次我永遠無法去體會語言營中的每一份心情、無法去跟這群人成為很棒的夥伴、無法去認識這些遠赴台灣的可愛交青、無法去學習不一樣的文化甚至是拓展自己的視野,每當回想這段回憶總是很感謝ICYE及我的夥伴們給了我這樣難忘的回憶。

動機
       高中三年級那一年因緣際會之下全家到厄瓜多展開了15天的旅行。當我在一座名叫加拉巴哥群島的島上,那是我第一次被外國人圍繞著。我的英文並不好,當時對一切害羞青澀,不知道如何向對方表達任何事情,但每一個人都非常敞開心胸的用簡單的英文跟我對話非常熱情地用擁抱打招呼,漸漸的我也被那樣的氛圍感染,直到多年後那樣備受照顧以及一股悸動還未平息。
       多年後在2014年暑期實習時憑著一股對大自然有莫名的熱忱,因此我選擇到小墾丁度假村當熱氣球的地勤。我被分配到跟一位法國熱氣球飛行員大叔一組,他對英文不拿手,但他是一個肢體語言及想像力十足的大叔。即使英文不好卻能用肢體語言讓我們十足的理解他想要什麼、他想表達什麼,他跟多年前遇到的那一群外國人一樣是一個熱情的人,雖然我一點法文也不會,但整組團隊卻有一種無法形容的默契,那一年是我覺得有生以來最棒的暑假。
       但,就是因為那個暑假過得太過美好,我期許自己不能只能只停留在過去,要自己創造新的更美好的回憶。